顧定軒 沒有界限 | 旭茉JESSICA


Hot key words



主頁 / People / Talk To Celeb / 顧定軒 沒有界限

顧定軒 沒有界限

Katie To2019-02-26

《翠絲》中的年輕佟大雄、金像獎《春光乍洩》片段中的黎耀輝,都將大眾的目光漸漸放在這位新人演員的身上。一臉陰柔氣質的背後,原來是個拒絕安於現狀的樂觀男孩。而更多的是身為年輕一代,擁有的一種大無畏,並且不顧一切的勇氣。對他而言,演戲沒有界限、學習也沒有界限。  
 

安穩

人生路上未必能一帆風順,Zeno在追夢途中,也曾遇上迷茫的空窗期,更曾在廚房學廚。但三年安穩的生活,反而讓他決定尋求改變。

「在三年的空窗期中,我曾拍一些學生作品,在沒有演戲機會的日子,我就到廚房工作。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安穩』。第一次覺得,原來可以就這樣過一輩子。但正正因為這個『安穩』,讓我看清楚,我想要的並不是這種生活。我只想做我喜歡做的事,就是演戲。所以我可說是『半裸辭』,專注拍片。這時候的我開啟了人生的新一頁,認清楚了我將要走的路。
香港年輕一代的演員,有一種『大無畏』的精神。因為他們都相信在這個市道低微的時候,能絕處逢生,可說是有一種不顧一切的勇氣。在黑暗的地方總會看到光,現在的我想捉緊每一次的機會。我是一個很怕悶的人,喜歡新鮮感,也不想安於現狀,所以希望想自己能不斷改變、不斷進步。」

中性        

金像獎《春光乍洩》片段、《翠絲》中演繹的中性形象、頒獎典禮的粉紅造型,都讓大眾看見Zeno陰柔男子的一面,甚至有人想起「哥哥」張國榮。Zeno自言很榮幸,他對「中性」這詞亦有另一番見解。

「哥哥是我很欣賞的前輩,他是個不平凡的人。而我現在是一個平凡人,但我也是一個不甘於平凡的人,我總是很想留些東西在這個世界上。演繹中性的形象,在旁人眼中看來也許是一個非常大膽的嘗試,但對於我來說是一個成長的歷程。每一次的角色,其實都是一部分的我,而他們亦陪伴着我的成長。
對我而言,中性是模糊的,就像這個世界不只得黑色和白色,還存在灰色。和演戲一樣,是無性的,演戲不應該存在界限,也不須為自己訂立任何標準。我不會刻意去想中性會否成為我的定型,我也不可以控制別人怎樣想。但總有一天,觀眾會看到我多樣的一面。」

學習  

除了中性形象外,Zeno在港台節目中曾演出過拳手、劍擊運動員等動作戲角色。而即將上映的《麥路人》和《致所有愛過的人》讓Zeno有跟資深演員合作的機會。對他來說,演員須要不斷進步,才可為觀眾帶來驚喜和新鮮感。

「可能我在大眾眼中是比較瘦弱的,所以要比其他人更加突出強勢、強硬的感覺,才能夠說服觀眾。除了實際的準備功夫,如健身令到自己體格更強健外,我認為心理調節也是很重要的一環。跟眾多資深前輩學習,有很多的得着和領悟,就如Aaron,千嬅等,他們都是資深的演員,但並沒有擺出巨星的架子,反而非常友善、專業,整個劇組氣氛都很好。前輩們的經歷很多時候都是源於生活,這也是我須要學習的地方。
我相信有一天,觀眾能夠看到我多樣的一面,但是我並不急於現在。我即將會在電影《麥路人》中演繹一個離家出走的叛逆男孩、而電視劇《致所有愛過的人》則是個關於音樂,追夢、追女孩的故事,都期待能為觀眾帶來驚喜和新鮮感。」

創作

除了演戲外,怕悶的Zeno坦言喜歡不斷學習新的興趣,一定要有很多東西刺激自己。所以「待學清單」十分長,腦中有甚麼想法,就要去實行,讓他擁有了林林總總的興趣。

「生活中的我有很多的興趣,興趣是我可以主導的,我很喜歡學東西,好像為了《致所有愛過的人》而學了結他,也因而對音樂產生興趣。就如以前我會學陶藝、跳舞,如Hip Hop 、Jazz Funk等。我又想學芭蕾、功夫、射箭等等,有很多想學的東西,所以2019年有很多目標。
在新的一年,我會想有更多的創作。無論是在音樂方面、在演戲方面或是在劇本方面。把自己注入角色,或透過音樂,呈現情緒或故事給觀眾。身為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對電影、對社會、對人生,我也希望可以表達更多自己的看法。」

 

 

顧定軒(Zeno Koo)

生於1994年9月19日,為香港模特兒及演員。在中學時期開始參與模特兒工作,畢業後開始接拍不同短片及微電影,曾出演多套電視劇及電影,如《大眾情性》、《愛·尋·迷》、《藍天白雲》和《翠絲》等,以及即將上映的《麥路人》《致所有愛過的人》。《翠絲》中年輕佟大雄一角,當中陰柔男子的形象更讓觀眾留下深刻印象。

 

Text: Katie To
Photo: Sze Chuen
Hair: Will Yu@the attic
Make Up: Liz Cheng
Wardrobe: COS

 

 

 

Other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