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易解放 | 旭茉JESSICA


Hot key words



主頁 / Not-found / MSW /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易解放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易解放

Esther Chan2016-02-20

易解放 Yi Jiefang
NPO綠色生命理事長

沙漠的荒涼我是知道的,但是在親眼看見沙漠那一刻才感受到如此大的震撼。

大地之母
她失去了至親的兒子,卻沒有一味沉浸在悲傷中;為了完成兒子的心願,她擦乾了眼淚,來到內蒙古,用盡了一生的積蓄,把滿腔的熱情,將愛播種在荒漠。當一片片綠林替代了黃色的沙漠,當愈來愈多人關注綠色荒漠的治理,她欣慰地笑了。易解放,她是治沙植樹事業的發起人,

她是大地的母親。

易解放的兒子於 2000 年在上學途中遭遇車禍,不幸去世。旅居日本的她,信守對兒子的承諾,投身公益事業,成立了特定非營利活動法人(NPO)「綠色生命」組織,她出任理事長。2002年,她毅然辭去了日本收入頗豐的工作,與丈夫楊安泰一起帶著兒子的遺願和「生命保險金」,以及「綠色生命」組織的希望回到祖國,到內蒙古通遼市庫倫旗的沙漠種樹。她牽頭成立的「綠色生命」組織與當地政府簽訂了協議,用 10 年時間種植110萬棵樹,用20年時間來保護這些樹,並於20年後,將這些樹全部無償捐獻給當地的村民。易解放先後榮獲百名優秀母親、中國女性公益慈善論壇「十大公益女性人物」獎等榮譽。

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更是個令人動容的故事。十多年過去了,談起兒子早逝這段傷心往事時,易解放說:「走上公益之路之後,痛苦反而減輕了,因為注意力分散到做公益,我已經沒有哭的時間了。我很欣慰,能完成兒子的心願。」

這正是櫻花紛飛的季節。與易解放相約在上海虹口公園的櫻花樹下。這一片粉白茂盛成林的櫻花樹,正是2009年易解放與上海虹口區委書記孫衛國,協同日本駐滬總領事橫井裕等中日友好人士一起栽種的友誼之樹。櫻花花瓣隨風飄散,易解放緩緩道來她與樹之緣。

在兒子去世後的將近一年多時間內,易解放對當時的環境污染以及荒漠化問題進行了考察。地球以每秒 1,900 平方米的速度變為沙漠,人們的生活環境日趨惡化;地球在變暖,空氣與水受污染,氣候反常,自然災害頻發,人類的生存受到嚴重威脅⋯⋯治理環境已迫在眉睫,經過深思熟慮,易解放決定和熱愛中國的日本友人發起成立「NPO綠色生命」組織。這一組織,旨在為中國內蒙古地區進行荒漠化治理,讓更多荒漠變成綠洲,為治理中國的沙塵暴貢獻一份微薄之力。與此同時,也加強國際間的交流。在易解放看來,植樹造林光靠一個人顯然是不行的:「當初是這樣想,大規模地去種樹是不可以只依靠自己的力量;但是我剛回來的時候,國內人的環保意識還是很差,必須一點點地去改變。早期是與日本方面合作,而現在基本都是我們在做。」

2003年,易解放從內蒙東部到西部,考察了8,000 公里以上的荒漠化現狀後,通過理事會的決議,2004 年與內蒙通遼市庫倫旗政府簽訂了援建一萬畝生態林的協議:NPO 綠色生命準備在 10 年內為庫倫旗的1萬畝沙地種植 110 萬棵樹。植樹資金由綠色生命提供,並協同當地政府負責管理樹木的成長。植樹後20年內不准砍伐,20年後所有樹木都無償捐贈給當地農牧民。

艱難舉步向前
植樹造林,遠非易解放想像中那麼簡單。「如果你問我走這條路遇到甚麼困難,那麼我想說,困難多得像天一樣大。首先是資金,我們是民間組織,沒有拿到政府的撥款。作為NPO,以前別家成立得早,還能跟政府掛鈎,還有獨立帳號,而我們連獨立帳號都沒有,是掛靠在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所以在資金的運作方面不是太順。」即使有資金可以募集,但是因為資金歸入其他基金會名下,使用的時候還要進行申請,並且也不是每次撥款都能順利到位,這些都讓易解放很是頭疼。

「資金的問題始終困擾我們,除了撥款問題,還有運作經費問題。雖然我們植樹的款項一直有人在捐,但是組織運作的款項,都是我們自己解決的。」年逾六旬的易解放,幾乎是靠著自己的力量,撐起了一個環保組織。她曾在日本旅遊巨頭 JTB 集團工作十多年。她利用自己的專業知識,有效地管理起了「綠色生命」。她的行動,也不斷地有人在相應。在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的支持下,易解放在該基金下發起建立了「母親綠色工程專項基金」,旨在推動「百萬母親,百萬棵樹」的倡議,呼籲盡可能多的母親加入植樹綠化的行列。如今,全民植樹運動在全國轟轟烈烈地展開,易解放的植樹旅程不再孤獨。



荒漠之明天
「沙漠的荒涼我是知道的,但是在親眼看見沙漠那一刻才感受到如此大的震撼。中國幅員廣闊,但空著不能用的地竟然有這麼多!」 從 2004 年開始植樹,到 2010 年提前 2 年完成當初的 1 萬畝目標,易解放的路,一步步地踏實走來。她傾盡所有,把自己都奉獻給了治理荒漠化之路,20 年的積蓄、2 套房子和兒子的生命保險金,這一切,已經成了荒漠上的綠洲。

當年,在她剛去考察之時,她就發現,當地的百姓因為貧窮,冬天零下攝氏 30、40 度的時候,烤火的柴都沒有,也買不起。這些都讓易解放很是震驚,「我為何選擇通遼市庫倫旗?因為其實那裡還是比較重視林業的發展,這點基礎比較好。在我去那裡種樹之前,當地政府也號召農民種,起初他們不太願意聽政府的。政府發給他們的樹苗就丟在地上,任它們乾掉以後燒掉,就浪費了。我付錢讓老百姓種樹,等後來樹慢慢長大了,我告訴他們這個可以賣錢,樹枝也可以烤火,他們懂了,知道樹是值錢的,觀念便改變了。之前他們的莊稼經常被沙覆蓋,後來,我們鼓勵他們在樹的空隙,行與行之間種莊稼,收穫於是比以前好多了。」

如今,農民非常樂意種樹,他們種樹之餘,還能將剪下來的樹枝用作烤火,整個冬天就不用受冷了。與此同時,因為種樹,地上長出了青草,也解決了牛羊馬等畜牧的飼料問題。曾經一年只有 2,000 元收入的老百姓,參加春季的植樹活動之後,一個月就能獲得 2,000 元的收入,一對夫妻就有 4,000 元,生活品質瞬間提高。

從不理解到主動投入,當地的群眾以及來自社會各個領域的公眾也愈來愈支持易解放和她的沙漠植樹事業。為了對易解放表示感謝,當地的百姓在沙漠為她的愛子楊睿哲立了一塊碑,在這塊石碑上鐫刻了這樣一段話:「你是一棵樹,活著為阻擋風沙而挺立,倒下,點燃自己,給他人光明與溫暖。」這段話,是易解放寫給兒子的,卻更像是她自己的人生格言。

感動之力量
2010 年,易解放提前完成了第一個目標,2011 年,她又開始在內蒙古西部播種另一個 1 萬畝。「開始是在內蒙古的東北部,然後在西北部,今年又開了第三塊地,在內蒙古的中部。」隨著易解放和綠色生命組織的大力推廣,每年的捐助情況也都在好轉。來自全國各地的資金不斷。有來自企業家的,也有來自個人的。最讓易解放難忘的是,有一位來自四川的老教授,看了她的報導後把一生的私房錢都捐出來了,而沒有留給自己的子女。 「他第一次捐了6萬,過了幾年,他跟我說我又可以捐6萬了,我說你的子女會有意見嗎,他說不關他們的事。」

如此有心支持環保事業的故事,在易解放身邊常常發生。而易解放最為希冀的是,有人可以接班,幫她繼續將樹種下去,把治理荒漠化之路進行到底。「我希望可以培養接班人,希望能有人接班。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活到90歲,也不知道我 90 歲時是否還能種樹,我希望國家可以推出相對的政策。如今,雖然有很多熱心的年輕人,但是因為沒有足夠的資金⋯⋯生活是很現實的。」易解放說,她每次去種樹,天就會下雨。「好雨知時節」,那似乎是上天在無聲地鼓勵。在中國的治沙史上,從來不缺少與荒漠抗爭的英雄。治沙成果能如此顯著,正是因為有無數這樣敢於向荒沙宣戰的人。一代接著一代幹,甚至不惜獻出生命。然而像易解放這樣傾其畢生積蓄種樹,然後準備無償捐給當地政府和百姓的,卻如此少見。她是大地的母親,用生命捍衛著整片土地。」

Text:孫琪
Photo:Jay Sin

簡介
2000年
易解放的兒子不幸去世後,旅居日本的她信守對兒子承諾,投身公益事業,成立了特定非營利活動法人(NPO)綠色生命,她出任理事長。
2002年
毅然辭去收入頗豐的工作,丈夫楊安泰賣掉自己開的診所,一起帶著兒子的遺願和「生命保險金」,以及「綠色生命」組織的希望回到祖國,到內蒙古通遼市庫倫旗的沙漠種樹。她牽頭成立的綠色生命組織與當地政府簽訂了協議,用 10 年時間種植 110 萬棵樹,用 20 年時間來保護這些樹,並於 20 年後,將這些樹全部無償捐獻給當地的村民。
2007年
獲頒上海市精神文明「十佳好人好事」獎項。
2009年
獲頒第5屆中華寶鋼環境獎優秀獎,第3屆感動內蒙古十大人物獎項。
2010年
獲頒全國綠化獎章。提前兩年完成內蒙古東部植樹造林1萬畝的目標。
2011年
獲聯合國促進性別平等和增強女性全能署女性傳媒大獎「十大女性榜樣獎」。
開始在內蒙古西部植樹造林 1 萬畝的行動。
2012年
第7屆中華慈善獎 。
2013年
開始在內蒙古中部植樹造林 1 萬畝的行動。獲頒《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大獎。
2014年
第二次獲得全國綠化委員會頒發的2013年度「全國綠化獎章」。獲得第2屆杭州國際微電影節「最佳公益微電影獎」。
121
121
121
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