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克灣仔半生緣 | 旭茉JESSICA


Hot key words




主頁 / 小克灣仔半生緣

小克灣仔半生緣

ClarenceChan2017-02-25

插畫師小克筆下多次描寫灣仔的人、事、物,其中濃厚的情意感動不少讀者。箇中緣由,自然是因為他在灣仔出生、灣仔長大、灣仔讀書:「天樂里那一帶的道路,我合著眼睛也不會走錯啦!」

插畫師小克筆下很多時以灣仔景物和軼事作主題,因為他的確是在灣仔土生土長:「我在灣仔出生,初生時住天樂里,1歲後搬到銅鑼灣糖街,4歲時搬回天樂里,其後一直都在灣仔居住,直到2008年遷居杭州。中、小學也是在灣仔區學校就讀,絕對是本區街坊。」

80年代美好歲月

在他眼中,最懷念的灣仔歲月是80年代小五、小六時的日子:「當時就讀軒尼詩道官立小學下午校,受動畫《足球小將》影響,每早6時多就會和住附近的同學在修頓球場踢足球,踢到9時多就步行回家。經過莊士敦道和昌大押時常常被背後透射的陽光光柱所吸引,那種氛圍和早前逝世的攝影大師何藩鏡頭下的黑白照挺像。上學前後流連漫畫書店和玩具店,逛逛巴路士街口的無牌小販攤檔,遇上著名的瘋漢和瘋婦灣仔皇帝、皇后和道友們的吉祥物豬狗。那段無憂無慮的日子令我最難忘。」

121
121
121

世代傳承灣仔情

對老街坊小克而言,灣仔的味道同樣難忘,就算建築物改變了關係不大:「利工民羊毛衫店還在、再興燒臘飯店、葛菜水、天地圖書等等還在,那些熟悉的味道和氣味還在,街道的布局和脈絡也還在。」他和再興燒臘飯店、京都餐廳等等的老闆都十分熟稔,卻自覺和一新茶餐廳特別有緣:「小時後住巴路士街常光顧附近的一新,及後搬到銅鑼灣時一新也搬到附近成為我的飯堂,及至我遷居杭州他們也搬到蘇杭街(位於上環),你說那有多巧合!」

小克另一件印象深刻的事和住在灣仔德安樓的女朋友有關,拍拖當然經常在灣仔到處逛,常常從禮頓道紀利華木球會沿著跑馬地馬場散步到跑馬地墳場再步行回家,後來不意和爸爸說起方知:「原來多年前爸媽拍拖時也經常這樣做,那種世代傳承的感覺十分奇妙。」這段往事和不少灣仔感覺都寫進廣播劇《日與夜》中。

放下、自在

遷居杭州和父母搬到元朗後,小克和灣仔的聯繫好像少了,不過他每回港一定盡量住在灣仔的酒店,探探舊朋友和喜愛的食肆。

隨著市區重建,灣仔面貌急遽變化,不少舊人舊物搬離,換上高檔新建築和新店。從前小克會比較上心,在專欄不斷寫緬懷文章,不過去年在南美洲的一次經歷卻讓他放下了不少:「開始明白變化是無可避免的事,尤其在我們生活的香港,不少執着近年都放下了。況且每一代人對地方的印象都不同,對我父母而言,最難忘的是碼頭苦力江湖鬥爭或者電影《蘇絲黃的世界》中的事,對我則是修頓球場和灣仔皇帝,對下一代小朋友可能是別的東西,我想美好的事物存留在記憶中就可以了,無謂執著。」

Text: Clarence Chan

Photo and Illustration: Interviewee’s courtes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