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蕊妮 沒那麼簡單 | 旭茉JESSICA


Hot key words



主頁 / People / Talk To Celeb / 田蕊妮 沒那麼簡單

田蕊妮 沒那麼簡單

Xenyo Limited2015-08-30

雖說電視台選舉是小圈子篩選性公投, 但當選者的確一夜升價十倍。田蕊妮入行廿年, 成為視后後工作訪問接踵而至,甚至比出嫁時更「風光」, 哪管當年有劉德華當伴郎。15歲入行,多年來我們只記得她的名字, 至於當事人一度引以為榮的代表作《縱橫四海》? 對不起,大部分觀眾只記得陶大宇、譚耀文,甚至葉德嫻。 直至2013年,田蕊妮輕易地連取兩個視后大獎; 同年,因丈夫拍下她在家唱《沒那麼簡單》而被黃柏高看中, 歌唱比賽出身的她終於正式加入樂壇。

在田蕊妮的人生巨輪中,杜汶澤佔據了37分之20時間(田蕊妮今年37歲)。15歲入行不久,田蕊妮就已經認識杜汶澤,兩個知心好友幾年後拍拖,當時她22歲,他27歲。阿田對他的過去知道得一清二楚,兩人於99年9月9日結婚,多年來大家都以為他們幸福得羨煞旁人。「曾經有段時間,我經常問自己前世做錯甚麼,今世有這樣的男朋友,但卻從來沒想過擁有一個『更好』的伴侶,因為這是我個人的選擇。結婚後,有一段時間做過少奶奶,亦做過一年電台主持。最初以為會很開心,每天睡醒就約朋友飲茶、打牌、吃晚飯,但漸漸覺得自己好像一個廢人,我不想只用他的錢,連我家人也成為他的負擔,那3年是我最負面、最不開心的日子。」

明白,所以原諒

杜汶澤曾經在棟篤笑發表過愛的宣言:「以前誤會以為成功就會得到女人,但原來得到一個好的女人就等如成功,希望男士都找到心目中的田蕊妮!」回想當年,阿澤憑《無間道》中「傻強」一角彈起,受人吹捧,名利和女人都紛紛湧埋身。「那段時間他很瘋狂,經常飲酒,我們之間更出現第三者。當時很生氣,我們亦有為此嘈過,當時不知道如何令自己開心,以為打牌、shopping、開靚車,心情就會好,其實在他最迷失時,我亦是最迷失。」靜下來後,阿田漸漸明白阿澤的心理,亦因此決定原諒他。「幸好我們的友情基礎夠鞏固,我很明白他,我們由亞視出來,由無人認識到《無間道》後突然爆紅,之前從沒試過那個感覺,突然受到很多人的關注,可能有些人未必可以當下處理到名成利就的情緒。」不過,一個女人真的可能因為明白,就原諒了丈夫的出軌行動?「既然明白,為甚麼還要生氣?我沒想過,亦沒要求他要改,但當然,我不會容許再出現第三者,我相信他自己懂得取捨。我很善忘,如果決定要原諒,之後亦不會再在吵鬧時提起。」
 

高低潮

正如蔡楓華名句,「一剎那的風光並不代表永恆」。杜汶澤的「失控」令自己的光芒只是曇花一現,負面報道開始不斷湧埋身,當時杜太太雖然為了夫妻間缺乏溝通而想過離開,但眼見丈夫事業直插低谷,最後仍決定留下來,難怪有說港女最夠義氣。「我選擇留在他身邊一起走,並不是因為我偉大,我亦沒有這個能力,只是想到當時所有朋友都離他而去,我是他唯一信任的人,如果這個時候離開,他一定很慘,所以選擇留下來陪他一齊面對。」

面對很多負面新聞,阿田坦言不懂處理,惟有拜神和買風水物品幫丈夫遠離是非,逐漸接觸到寧波車。「接觸多了,發現原來遺忘了很多簡單的道理,2008年尾皈依後,和阿澤有共同信仰,亦令我們相處更平和。那些都是很寶貴的經歷,原來我們需要的東西很簡單,不需要為別人而活,最重要自己開心。」近年,杜生杜太感情穩定,在得到視后獎項一刻,阿田亦特別感謝丈夫多年的支持,給她一個沒有負擔的環境,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近年我又問自己,前世做了甚麼好事,今生有這個老公。面對難關時,難免會有很多負面情緒,但過後回望就發現過去了,就像是別人的故事。人生從來沒有冤枉路,所有經歷最後都可以變成正面。」

傳媒和大眾都特別關心已婚藝人的生仔大計,阿田得獎後,有報道說她想趕生B,但事實是人家兩夫妻已有共識,繼續享受二人世界。「結婚初期我們的確有討論過生育計劃,其實生與不生都有一大堆好理由,我老公從來對生BB都沒所謂,他有次想出一個很簡單方法去解決這個問題,他問我:『你現在開心嗎?』我說開心。『需要更開心嗎?』原來我又真的不需要。他說如果生BB是為了更開心,而我們覺得現在已經足夠的話,就決定不生了。」
 


我是歌手

愛情路有高低,事業路亦然,這可能就是人生的好玩之處。自小便喜歡在家唱歌的阿田,每天娛樂就是在家中唱K,之後田爸爸鼓勵她參加比賽,就這樣參加了亞視的《未來偶像爭霸戰》並得到冠軍入行。可惜,冠軍從來不是「走紅通行證」,亞視安排她試音,但唱片公司高層直言不會為她出唱片,著她不要再發歌星夢。「當時很失望,但想深一層,可能他真的不想我發夢,他的說話就如當頭捧喝,讓我明白這是不能實現的夢想,於是我將它放在一旁,將之幻化成興趣、登台。說到底,我是感謝他的。」

20年後,因為累積的人氣和被埋沒的歌藝,終於得到黃柏高賞識,阿田於今年初嘗以歌手身分行入錄音室、唱現場。「現在才發現當歌手和當演員分別很大,演員是群體工作,歌手則是所有焦點所在,那份壓力原來都幾大。如果在我初入行時便得到這些機會,可能都未必處理到,我花了20年去學習這行業的運作,懂得去享受壓力,所以現在可能才是最好的時機。」

難得有出碟機會,Paco讓阿田自行選擇唱片的風格、曲風,她偏偏寧願放棄擁有自己歌曲的機會,選擇推出「翻唱碟」。「我站在創作人立場,如果有一份很好的作品,可能會寧願留給容祖兒、楊千嬅等,我沒信心可以拿到這麼多好作品,既然這麼多年來市面上有這麼多舊歌,我可以從中尋找比較適合自己的作品。」

視后只是一個稱呼

現階段,阿田的「正職」仍然是演員。雖說TVB一台獨大,盡攬資源,但論入屋程度,仍然是總媒體之首。阿田成為視后後,每天都有新工作,無論賺錢與否都排得滿滿。「其實,得獎後的心態沒有甚麼分別,別人可能覺得我的『地位』有所提升,但名銜對於我只是一個稱呼,或者一個角色,就如我是阿媽女兒、老公的老婆⋯⋯」

回想在亞視時,阿田曾有一段時間很討厭演戲,不明白在鏡頭前又哭又笑到底為了甚麼。「以前在亞視做甚麼都沒人知道,1999年《縱橫四海》播出後,在街上竟然有人叫得出我個角色名,我便自以為是實力派。不過後勁不繼,2002年至2003年,我又覺得演來演去都是一樣,和觀眾好像沒有connection,整個人很負面,結果過了幾年少奶奶生活,但覺得自己沒有價值,因為我除了演戲和唱歌,根本不懂其他,幸好在這個時刻有TVB的人找我,之後每天工作我都覺得很有意義和充滿能量。」

阿田坦言,有時自以為很棒,但其實在別人眼中可能只是不外如事。「現在我會不停吸收身邊的人和事,以前看到某些人可能會覺得『那個人真蠢』,但其實他總有一兩句話你是覺得有用,因此千萬不要少看任何人,更不要界定某人是某類型的人。」田蕊妮所說的「錯」,其實你我他都一樣會犯,我們都習慣自以為是,無論是否視后,都可以共勉之。

 

Text: Lam Wing Kee
Photo: Jun Chan
Styling: Rubik Wong
Make Up: 諺瞳小白
Hair: Derrick Ng @ Queen's Private i Salon
Wardrobe: Stylestalker, Camilla And Marc, Sass & Bide, House of Holland
Location:「呇」Qi House of Sichuan - 灣仔莊士敦道60號 J Senses 2樓12號

Other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