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ing You 愛是無涯 | 旭茉JESSICA


Hot key words



主頁 / MSW / Awardees / Loving You 愛是無涯

Loving You 愛是無涯

Sammy Wong2017-09-13

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高錕,以發明光纖聞名於世,他是中文大學第三任校長,推崇學生言論自由,有容乃大的作風,至今仍為人所稱頌。退休後的高校長患上阿茲海默症(腦退化症),一直獲得太太高黃美芸悉心照顧,2013年高校長接受藝術治療,並於2015年11月4日82歲生日當天舉辦首個個人畫展,巡迴在香港多地展出,包括中文大學。畫展上的作品以慈善拍賣方式為高錕慈善基金進行籌款,幫助等待支援的患者及家屬提供協助及紓緩其壓力,並提高公眾對這病症的認識。

 

G    :    Gwen Wong 高黃美芸   J : Jessica Ng吳旭茉
J    :    你為高錕教授舉辦這個畫展非常有意義,一方面為高錕慈善基金籌款支援阿茲海默症病人和家屬,另一方面可讓大眾認識藝術治療。
G    :    藝術治療在外國早已流行,香港相對少見。我們
2年前認識了 Polly (高教授現在的繪畫老師),透過繪畫幫助他,繪畫式治療比音樂治療更適合腦退化症的中晚期患者。
J    :    高教授開始時是否不喜歡?
G    :    不是不喜歡,是他連執筆也忘記了,而且手眼協調困難,最初並不能在畫紙上畫出甚麼,挫敗感大。不過,Polly很用心的教導他,和他傾談,建立友誼,後來他每次見到Polly都笑了,每次上堂畫畫他都開心,就愈畫愈好。
J    :    這架飛機畫得不錯。
G    :    畫這幅畫時正是馬來西亞航機失蹤的時候,他當時經常看電視新聞,可能是在電視看得多,所以畫了出來。他的畫可見到他仍有自己的創意和堅持,他畫動物要頭部黑色,身體用布包裹像嬰孩,這都是他自己的想法。
J    :    高教授的創意思維除了在科學和畫畫上,你還看到他展現在其他地方嗎?
G    :    他從前喜歡烹飪,我們在英國拍拖時,他仍在求學,當時他租了小房間,請我到他家吃飯,他用雞脾肉薯仔放在鍋內,再加點牛油,焗出來的味道挺好呢!當時打仗,食物限量供應,要買食物並不容易。他做的菜我都喜歡。
J    :    你第一次做給他吃的是甚麼?
G    :    不記得了,煮白飯?哈哈!
J    :    你很喜歡他畫的聖誕樹吧。
G    :    我很喜歡這幅聖誕樹畫的顏色,多姿多采。他選顏色時老師逐一把顏色給他看,他回應『唔唔』兩聲表示鍾意,便畫了這幅畫。
J    :    除了畫畫,高教授平日的生活作息如何,有其他的興趣嗎?
G    :    腦退化症病人到了中晚期階段,睡覺的時間會較多,人容易倦。我每天會帶他出外走走,因為腦退化的人如果不多走路,遲些會不懂走路,現在他走路時也是擺下擺下的。自從多出外走動後,他到人多的地方也不怕了,前幾年帶他到商場時人太多他很
害怕。
J    :    他出席今次畫展的開幕禮時很開心吧。
G    :    他看到自己的畫好像認得的,見了就笑。 
J    :    藝術治療師從這些畫推斷他現在的心理狀況如何?
G    :    他只有開心時才畫畫,不開心時他會坐在一旁罷畫,不合作。有些畫是老師握著他的手寫上他的名字簡寫”CK”,但卻似”CX”一樣,就是因為他心情不好,手不肯動。他通常是睡不好心情就差。
J    :    高教授年青時有甚麼興趣?
G    :    他以前喜歡做陶瓷,當時是60年代末,在英國學做陶瓷。但回來香港做校長就沒有時間做了,當年的陶瓷作品也送了給朋友。
J    :    高教授近年留鬍鬚,外貌雖有不同,但笑容跟他從前的舊照差不多。
G    :    對,他仍然是一個開心的人。
J    :    為甚麼會留鬍鬚?
G    :    因為我懶得給他剃鬍鬚呢!他自己也鍾意,我覺得很型啊!給他剃鬍鬚他總是坐不定,很難呢。

報章說「高錕忘記了自己」,腦退化症患者並不只是忘記從前的事,他們是失去了學習能力,失去了以往擁有的知識和技能。他已經患上此症14年,很多記憶都沒有了。

J    :    他認得你和子女嗎?
G    :    認得,子女都認得,或者他好熟的人,假若數月不見了,他會望著你才慢慢好像記起來。

 

從前
J    :    你們在英國拍拖2年便結婚,是一見鍾情嗎?
G    :    當年在英國華裔學生甚少,唐餐館也少,華人圈子細,所以都知道對方的存在。後來大家在同一公司工作,接觸多了,成為朋友,再慢慢開始交往。你知道,女士看男士都是有一點“chemistry”,有好感才會來往,如果他吸煙,我就不會和他交往了。
J    :    你喜歡他甚麼?他有甚麼吸引你?
G    :    笑容好,幾靚仔!
J    :    你知他喜歡你甚麼?
G    :    就是我靚女!男女間一定有一點 “chemistry”才會互相吸引。
J    :    他告訴你研究光纖時你如何反應?
G    :    他告訴我「這研究會改變世界」,我答「是嗎?是嗎?」研究沒說得準,失敗很平常。我也是工程師,他研究時有部分我懂得。他睡到半夜要跟我談研究,我答「我要睡覺了,你寫下來吧。」
J    :    相處這麼多年你們最合得來和不合得來的地方是
甚麼?
G    :    現在最不合得來就是他不說話了。我們從前無所不談,是知心好友。現在他就算說話我也未必明白,他有時會說“yes”, “because”, “I Want”,但其中的意思我們不明白。
J    :    你仍然會告訴他你想他知道的事?
G    :    會,因為腦退化病人要人預告他將發生的事才不會害怕,譬如要看醫生我會預早一天告訴他,當天早上再提他,他通常聽完便笑,也不知他明不明白。
J    :    但,你的心事告訴誰?女人都要向人傾訴心事。
G    :    哎......兒子,我會打 Skype 和他傾訴,又有視像見到他,彷彿他就在身邊。無錯,照顧者同樣需要別人
支持。
J    :    高教授患病14年了,你把他照顧得非常好。
G    :    大家都這樣說我把他照顧得好,但,他就是我身邊人,照顧身邊人是平常不過的事。無論如何就是要照顧他,難道把他撇下?
J    :    你也要好好照顧自己。有沒有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
G    :    我現在和朋友打網球。在家空閒時便上網玩遊戲,我鍾意在網上打牌。我也鍾意看電視新聞,但他興趣不大,就讓他看喜歡的節目。
J    :    他喜歡看甚麼電視節目?
G    :    他喜歡開心有趣的,例如貓狗節目,風景旅遊等。如果電視演員吵架他就會嬲,握起拳頭像要打電視。
J    :    哈哈,就像小孩子。
G    :    對,就像3歲小孩一樣。
J    :    你今後希望如何發展高錕慈善基金?
G    :    高錕慈善基金成立了5年,我感到社會愈來愈多人接受腦退化症病人。我希望大眾不要歧視他們,要接納他們,因為不少人都患上,高錕也患上了,直至目前這病症成因仍然不明。此外,照顧者同樣需要社會支持,支援系統好重要。]

 

 

 

121
121
121
Text: Ivy Chan Coordination: Alice Liang Photo: Raymond Chan
Special thanks to 高錕慈善基金 (www.charleskaofoundation.org)
Other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