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發無限可能 琉璃之舞 | 旭茉JESSICA


Hot key words



主頁 / People / Insiders / 激發無限可能 琉璃之舞

激發無限可能 琉璃之舞

Candy。Ms Syrup2016-05-25
上千根細如髮絲的彩色玻璃絲,高溫下未曾見過的光與色,華麗而唯美;大膽的結構,令玻璃材質的輕盈與色彩被發揮到極致——這是被譽為美國玻璃藝術天后Toots Zynsky今次帶到中國首展的作品。談及自己的創作時,你能從她眼中看到對玻璃藝術的那份狂熱和專注。


121
121
作為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獲美國MoMA收藏的玻璃藝術家,Toots Zynsky的作品入選白宮典藏,更進駐美國大都會博物館等70多家博物館。時尚大牌Versace創始人Gianni Versace也是她的忠實粉絲,去年更獲得全球最大的博物館總匯史密森尼學會(Smithsonian)的夢想家大獎(Visionary Award),並受邀作為將在華盛頓舉辦的史密森尼手工品展榮譽主席……她是世界玻璃藝術界當之無愧的「天后級」傳奇人物。今次她應華人琉璃藝術先鋒楊惠姍、張毅的力邀,在上海琉璃藝術博物館舉行《極光之舞》個展,帶來了20件最新力作,呈現玻璃才能創造的嫵媚迷人的色彩和光影。獲《紐約時報》譽為「亞洲工作室玻璃運動之父」的張毅對Toots的作品高度讚譽︰「Toots的作品是一個里程碑,高度的技法創意令玻璃有從未有過的光和色。」

每件作品都獨一無二 1973年,Toots於美國羅德島設計學院畢業,一直對玻璃藝術充滿熱情的她,狂熱地希望以各種形式去嘗試玻璃的可能性。令她達成所願的,是她和友人共同開發、改造自1982年一位珠寶設計師發明的「拉絲機器」。這部機器讓Toots能夠創造出極細的玻璃棒,這些彩色的玻璃棒可拉成上千根玻璃髮絲,並透過超過20種顏色、不同的排列組合,經熱熔、塑形,再送進窯爐裡,進進出出多次才能創造我們今天看到的猶如音樂、又如舞蹈,閃耀嫵媚迷人色彩和光影的作品。

玻璃的無限可能性 Toots指創作的最大難度,是其中對於溫度的拿捏、塑形的掌控、顏色的表現和玻璃絲的排列,任何些微失誤,可能就會讓已經完成95%的作品毀壞。在進行塑形時,她會在高溫狀態下親自戴上耐熱手套製作,這是既耗時耗力又危險的創作過程,但也讓每一件作品充滿藝術家的溫度,呈現獨一無二的生命張力。「玻璃真的讓人感到驚奇,你可以用它做任何東西。你可以讓它流動,你可以拉長它、切割它、鋸它、把它們黏起來,只有玻璃可以被熔化又可以吹製。它是如此奇特且可塑性高。這是讓我一直在這條路上走下去的原因。」

無所不在的靈感 Toots獨特的顏色技法,如同用畫筆一筆一劃創造出色彩所能有的想像,當一根一根彩色玻璃絲舞動時,我們能看到神奇的色彩變幻。「對我來說,最大的創作靈感來自於我對音樂和舞蹈的熱愛。我想這也許跟我能夠直接把聽見的音樂轉化成顏色有關。」翱翔的鳥、夢幻極光、跳躍火焰、旋轉的星空、靜謐的海洋和弗拉門戈飛揚的長裙,都是她的創作源泉。「我一直在周遊五大洲,遊走於美麗的自然環境、不同國家和民族的文化中,他們的音樂、藝術、食物、生活方式都擴大和加深我的美感。美麗與力量是很重要的,將繼續推動我的創造力。」 展覽資訊 地點:上海市黃浦區泰康路25號上海琉璃藝術博物館 日期︰即日至6月1日 門票:人民幣20元(18歲以下、學生及65歲以上及國家規定免票人員免費) Text: Yolanda Qin Co-ordination: Candy Cheung Photo: Courtesy of Toots Zynsky & Nancy Evans Lloyd

Other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