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香凝 由平凡走到非凡 | 旭茉JESSICA


Hot key words



主頁 / People / Talk To Celeb / 余香凝 由平凡走到非凡

余香凝 由平凡走到非凡

Katie To2019-03-27

「沒有個性、很普通、很平凡。」這是余香凝的自我評價。《骨妹》的霸氣大家姐、《逆流大叔》的硬朗龍舟教練,去到《非同凡響》的內向中學生,讓余香凝獲得三項金像獎提名,她卻認為自己是個平平無奇的女生——— 因為一個專業的演員,就是要展現其可塑性。身上甚麼個性都沒有的她,可任意變成不同角色,然後帶著角色走向非凡。   
 

金像獎提名

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Jennifer獲得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和最佳原創電影歌曲三項的提名。對於短短出道3年的她來說,是個十分好的成績。

「還記得知道這個消息時,我獨自一人在尖沙咀。本身也叫自己不要緊張,隨緣便好,但是說不緊張是假的。後來經理人打電話過來,只叫我想好感想,然後我就問她有多少個提名,她說三個。我便立刻哭了,自己一人在尖沙咀的街頭哭,我躲進九龍公園的一個角落,冷靜一下。然後我立刻打給歐文傑導演,但當時他並不在香港,我便發了訊息給他。

獲得提名很開心,已經覺得贏了。提名並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是屬於整個團隊的。我對於這三個提名可謂是完全沒有信心,如果一定要我選一個的話,可能是原創歌曲吧。我認為《三夫》的女主角,是用生命在演戲的。而《無雙》的周家怡和《翠絲》的惠英紅亦是我非常欣賞的演員,他們演戲都非常好。」

我不是明星

用「貼地」來形容自己的Jennifer,愛做自己、不打扮外出。她認為要生活得像一個普通香港人,才有可能演好香港電影。

「我一直都認為自己不是個明星,只是一個演員。在日常生活中,我外出也不會刻意打扮,會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吃譚仔,就像一個平常人一樣,沒甚麼距離感。近年來,也有很多講述小人物的香港電影,演員需要在日常中貼身感受生活,在演戲時才能夠把小人物的精髓發揮得好。

我現在身為香港國際電影節的大使,而我演的亦是年輕人適合看的電影。我認為我跟年輕人的距離相近,例如我很喜歡在社交網站回覆年輕人的問題,還會跟他們談電影。在戲院碰到認識我的觀眾,也會跟他們聊起來。恰好有這個演員身份,讓我可以推介更多好電影給年輕人。」

 

角色的探索

演繹的角色多變,當中有中學生、也有母親,年齡跨度這樣大,Jennifer坦言拿捏好角色要下不少功夫。

「我演繹過的角色,年齡跨度都比較大。在開始的時候,我也會很困惑應該如何拿捏角色,很感謝舞台劇演員彭珮嵐,她教會我如何理解一個角色。我們要幻想角色的成長背景,而且要幻想得很仔細。劇本只會描述角色10%,而我們要想好他的100%。我會寫下所有重點,然後想像他在這一個年紀,會成為一個怎樣的人。

在我看來,演出一個年輕的中學生更難,難在眼神的變化。10多歲的年輕人,會很害怕跟人有眼神接觸。但我已經不怕直視別人的雙眼了,所以我在演繹中學生的時候,反而要變得更加害羞。那段時間,我一直當自己是個小朋友一樣生活,才能更理解角色。」

沒有個性

曾被導演直評「沒有個性」的Jennifer,一度想要好好反省,但後來才真正認識到自己。不須要刻意改變,反而找出自己的優勢。

「每次出席一些大場合,我也會感到自己格格不入。因為《非同凡響》,我遇上歐文傑導演,他曾直接跟我說,余香凝就是一個沒有甚麼特別的人。回去後,我想了很久,我曾經想過是否應該要改變自己,讓自己成為一個有特色的人。但誰不知,歐文傑導演最後竟然選了我,因為他說《非同凡響》的Zoey是一個循規蹈矩,但很有想法的人。

之後我便想通了,我並不須要刻意改變自己,反而要學會接受自己。身為一個專業的演員,別人想要甚麼,我就可以成為甚麼。正正因為平凡,我的可塑性才會比較高。沒有人認得我是余香凝,我就可以很容易變成另一個人物,這個反而是我當演員的優勢。」


Profile
余香凝(Jennifer Yu),生於1993年7月5日。模特兒出道,2016年開始參演電影,憑出道作品《骨妹》入圍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2017年加入樂壇,今年分別憑電影《逆流大叔》及《非同凡響》入圍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配角」、「最佳女主角」以及「最佳原創電影歌曲」,演技備受肯定。


Text: Katie To
Co-ordination : Cheryl Chan
Photo: Sze Chuen
Makeup: Jennifer Chan@Annie G Chan
Hair: Ken Hui @ ii Alchemy
Wardrobe: Sandro、ANIRAC
Venue: House 1881 - Stable Bar

Other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