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卓妍 從零開始 Starting from scratch | 旭茉JESSICA


Hot key words



主頁 / People / Talk To Celeb / 蔡卓妍 從零開始 Starting from scratch

蔡卓妍 從零開始 Starting from scratch

Joey Chen2019-05-30

如果阿Sa 跟阿嬌相愛了18年,你又愛她們多久了?
18年看似很長也可以感覺很短,相信大家都認同阿Sa總能保有這份新鮮的感覺。
被提名影后後,她從零開始,當上舞台戲新人;皮膚出現了嚴重敏感後,
就索性推出了自家的美容產品。
就如她自己所說:「我不會放棄任何機會,即使不知是好是壞,就去看看事情會如何發展吧!」
如果你覺得阿Sa的人生很Amazing,其實你也可以。

新合作新視點

2019年對阿Sa來說是很有發揮空間的一年。她說,大部分的拍攝工作,如一部電視劇及幾部電影都是在2018年進行拍攝及完成的,因此今年可以說是比較自由,發展空間比較大。她更大膽接受新挑戰,夥拍好友卓韻芝做舞台戲《情敵勸退師》。

 

「拍電影上有多番新嘗試,幸運地得到賞識。不過,其實自己的心情很反覆和矛盾。例如《非分熟女》最初給我的感覺很《雛妓》2.0,當時我覺得自己拍戲的底線已經到了,不想再重複,所以就推掉。但導演用了整整兩年時間跟我討論,監製又親身到內蒙古找我,有種非我不可的感覺。其實我一直都很想跟不同的導演及班底合作,所以就在矛盾了兩年之後接拍了。不過,拍戲方面,如今的我會提出一些想法,例如之前拍的《原諒他77次》,以及即將上演的《感動他77次》,都是自己想在演戲上發展的方向。另外,跟不同的人合作,一定會帶來不同的視覺,所以我也很期待跟未合作過的導演合作。」

從電影到舞台劇

「其實在演戲上,還有很多未知的領域。之前有做過舞台戲,但都是類似音樂戲,所以今次我就將自己變成一個『零』的舞台戲新人。首先跟阿芝是很好的朋友,跟她做對手戲,應該有很多火花。另外,我可以跟心儀已久的舞台戲導演陳淑儀合作,更加令我覺得興奮。跟導演傾談間,就知他有解開人心鎖的力量。他教曉我如何去走一條感受良好又不違原則的路。對他的感覺簡直是相逢恨晚呢!此外,跟前輩如凌文龍、張銘耀合作,應該能從大家身上學到很多。至於怕不怕自己會對舞台戲上癮,我也很想知道呀!紅姐(惠英紅)跟我說,舞台戲很有趣,滿足感也很大,希望我也能好好享受這份感覺。」

 

「我當然覺得自己是一個幸運的人,也很感恩,因為得到很多人的幫助,也遇上很多的機遇。我是那種不放棄任何機會的人。雖然未知將會面對的際遇是好是壞,但我都非常願意去走每一步,因為這樣才會知道等著你的是甚麼。」

 

推出自家護膚品牌
「好啦,說一些輕鬆點的事,就是我的『正菜妍推介』面膜。我一直都想做一些小生意,曾經有打算做時裝品牌,這可能因為自己曾經讀過時裝設計的關係,但後來我想如果自己都不會為自己設計一件衫,那應該也不能創作一個系列了吧。前年(2017年),我的皮膚突然變得很差,瘋狂出粒粒和面油,看了醫生又試過很多坊間的傳說護膚品,但結果是比之前還差。直至我試用了這款CO2的面膜,皮膚不單復原甚至比未出事前更好。朋友看到效果,當然要我介紹。後來又發現不同地方須要的護膚配方都不一樣,例如香港很潮濕,但室內又冷氣十足,會抽光皮膚水份,所以香港女生須要的是不油膩又補水鎖水的配方。我跟兩位partners合作,一位是皮膚科醫生,另一位是在美容界有20年經驗的資深專家,傾談下就決定推出自家的產品。之後陸續會推出的B5 Gel 以及有色的防曬BB cream,全部都由我充當白老鼠研發出來的。」

工作以外的阿Sa

被寵愛的女生都會有很多花名,「所有花名都是大家畀面改的。最初『正菜妍』的由來,是一次我和關智斌在台灣夜市閒逛,被當時瘋狂愛上攝影的陳少琪拍了不少相片,感覺很像一對小情侶。由那時開始,他叫我『正菜妍』,我叫他『刀疤斌』。發展到後來,就有了#正菜妍推介的hashtag,用來介紹我喜愛的產品。『尤物菜』是近年我的fans改的,很有趣,大家聽落開心便可以。」

 

工作繁忙的阿Sa不忘抽空做運動,而且每種運動都會一點點,「不是很專業的那一種,玩玩就可以。上年我玩Wakesurf,還傷了頭部須要縫針,但今年還是會去玩,只是要先去買一個類似Boxing用的軟頭盔-安全至上最重要。也因為我比較著重安全,所以泳衣款式主要以不會移位走光為主,純粹用來拍照的不太適合我。幸好現在能買到又安全又靚的泳衣,很多一件頭款式也不錯。」

「坦白說,以前很自豪可以『食極唔肥』,不過近年都不得不好好做運動來保持身型。近來我正在進行凍卵,打針後整個人也腫了起來,真的連手指也腫了,所以等待第二次療程之後,又會回到Gym房修身啦!至於為甚麼要去凍卵,早跟你說過我是不想放棄任何機會的人,也想好好掌握自己的人生。我想應該可以在凍卵期限的十年間生小朋友,但不會是這一兩年間的事。」 

 

Photo: Paul Tsang from UN workshop 

Styling and Text : Luka So

Hair Stylist & Makeup Artist: Yannes Lee @ndnco.co

Wardrobe by Gucci

Jewellery by Boucheron

Other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