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香凝:是唱歌的演員,還是演戲的歌手? | 旭茉JESSICA


Hot key words




主頁 / 余香凝:是唱歌的演員,還是演戲的歌手?

余香凝:是唱歌的演員,還是演戲的歌手?

Goosie Lam2020-03-05

余香凝一直在變 — 從最初的模特兒,到轉型成為演員,憑著出道之作《骨妹》入圍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提名,到兩年後她再以兩齣香港電影口碑之作《逆流大叔》和《非同凡響》競逐金像獎「最佳女配角」和「最佳女主角」。而Jennifer也從掩飾對音樂、唱歌之熱愛,還記得去年在金像獎頒獎禮台上獻唱入圍「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的《非同凡響》主題曲〈陽光普照〉,都證明了她是能演、能唱的「多功能女星」。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肆虐下,連戲院也變得冷清,想不到還是可以欣賞到余香凝的作品,不過今次可以只用耳朵 — 她親自作曲的音樂作品〈無得比〉攻佔各大電台、網絡平台。過去Jennifer的音樂作品包括〈你愛的人上〉、〈簡單情歌〉、〈黑暗之外〉、〈陽光普照〉(《非同凡響》主題曲)、〈這天這裡〉等,但Jennifer在〈無得比〉之上卻作出了不少全新的嘗試,一新大家的耳朵。「「〈無得比〉和我過去的音樂作品頗有不同,之前的歌曲都偏向抒情和慢一點的節奏,但內容我出歌的中心思想都是要傳達正面的力量,但受節奏所限,假如不去細味歌詞的話,往往未必能夠感受到那份正面的氣氛、力量。因此今次特別創作了一首節奏輕快一點的作品,即使未細味歌詞,也能好快地感受到那份力量。到目前大家的反應都相當不俗,而我自已在台上演唱時,也比過去更享受、更起勁。」

先學會欣賞自己

「而〈無得比〉的內容是鼓勵大家要欣賞自己,不要只拿自己去跟別人比較。因為我覺得在事事講求競爭的香港,從出世,到入學,再到投身職場彷彿一生都逃不過要與身邊的人比較,壓力很大之餘,也讓人好容易感到自卑或情緒低落。也聽過許多朋友都會經歷、感受過每每就算自己用盡 100%、120% 的努力,都還是不夠別人好?而通過這首歌我想說的就是許多事情是『無得比』的,人總有自己的長處和短處,應該學識先欣賞自己獨特的一面。但不是讓不比較就不用努力,絕對要做好自己的本份,但盡了力便足夠!」

做音樂的理由

Jennifer承認音樂之所以吸引著她,除了本身的「功能」和「力量」外,在這領域上她還可以比電影注入更多屬於她的想法、感覺。「拍電影演員固然需要投入自己的想法,例如收到劇本時,對角色的交代往往只是這個『人生』好短暫的一個章節、部份,但『她』過去又經歷過甚麼呢?又為何會變成今日的這個『她』呢?這裡導演們往往會留給演員一個思考空間,但始終都得跟著劇本發展,更不一定是屬於余香凝的價值觀。但這些年來不同的演出、角色、經歷,都讓我儲起了好多想法想跟大家分享,這就是我做音樂的理由。

我想音樂對我而言就像跟許多人一樣有著很重要的地位,特別是廣東歌,由小到大,旋律和歌詞代表著不同的成長階段,每一段的戀愛,或每一次工作、人生的高低起伏,都會有不同的歌曲能代表著屬於我的那一個時刻、階段。有時候路過某處聽到某一首歌,那首歌所代表的階段之回憶便會一下子湧出來!而我在音樂路上的一個目標,就是希望自己的歌曲也可以對一些朋友有這樣的功能和意義。常常有人問我會否出碟?我又覺得未必需要一張實體的唱片,最重要的歌曲能否發揮出這些作用,可以有療癒的功效,或陪伴著她們度過某個階段。正如去年的〈黑暗之外〉,原先是希望送給一位有抑鬱症的朋友,但發表後不久自己卻經歷著人生的一個低潮,當初想送給別人的歌最後反而用到自己身上,一直陪伴著我去自處、去走出那個低谷。」

Our First Date

Jennifer原訂於3月27日舉行首個個人音樂會《余香凝Our First Date Live 2020 演唱會》,但鑑於目前疫情嚴重,音樂會已決定延期舉行,但對於個唱,Jennifer依然有著「熱血」般的期待。「當初有人向我提出音樂會這個構思時,我是『好驚』的!因為『演唱會』這三個字對我而言是如此的巨大而有份量,我立即想到的是自己究竟能否handle得到呢?特別是自己未算有許多的作品;二來現場演唱的經驗也真的不多。但邀請我去做這件事的人鼓勵我就當是一次分享吧!正如我一直堅持做音樂的理由和初心,就是希望『分享』。好幸運關於音樂會我有很大的自由度,我也投入了很多特別的構思,例如加入一些『獨腳戲』的環節,通過一些演戲的元素,可以更立體地將『余香凝』的世界呈現出來。」

在這「疫流」下,我們需要更多的正能量。還好接下來的2020年Jennifer已準備好呈現更多不同風格的音樂作品,為大家帶來一點療癒。「去年(2019)自己在音樂創作上的確是有點懶惰,懶惰在於沒有出歌,但沒有懶於創作,我和合作無間的監製Jason都一直有合作作曲,希望今年可以陸續推出不同風格、類型的音樂作品。」

再添一個「角色」

而眼前的Jennifer原來已在不知不覺間多添了另一個「角色」、身份。「無錯!現在的我也是一位學生。事緣之前完成了一齣電影作品,執導的是行內一位頗資深的導演,他對我的評價是『幾聰明……但如果可以再拓闊一點眼光,可以更有進步。』讓我下定決心去報讀一個心理學課程,因為我覺得一位演員在設定、演繹一個角色時,你一定要深入了解這個角色的心理。

當然,工作與讀書不容易兼顧,有時候我在家溫書、做功課也會『唉聲嘆氣』,妹妹也會看不過眼問:『點啫你?』但我總會提醒自己讀書的初衷,也是自己想做的事,讓我堅持下來,而且從中我的確發現了一點樂趣。這些心理學的知識在日常生活不容易接觸到的,也滿足到當上演員後我對身邊事物和世界與日俱增的好奇。」

那麼余香凝對multitasking又有怎樣的心得可分享?「我覺得每一個『身份』你都要享受當下,盡力做好,不能因為困難而選擇逃避。在家裡我會做好家姐、女兒的角色;作為演員時,我會背熟劇本,一聲『action』後將自己的情感全數傾注出來,不理會別人的眼光;做音樂創作時,我會努力尋找靈感。另外我覺得一定要學懂與別人溝通,因為在不同的角色、崗位,都很自然要面對、接觸不同的人,這些情況下溝通的工作自然變得極為重要。」

在角色中尋找余香凝

正如Jennifer所分享,音樂作品容許她投入更多屬於自己的想法、感覺。但過去在銀幕上的不同角色,如「張靈靈」(《骨妹》)、「Dorothy」(《逆流大叔》)、「錢思穎」(《非同凡響》)、「佟碧兒」(《翠絲》)等,還是可以找得到「余香凝」的身影在當中。「當然好肯定每個角色都有屬於我的一部份在內。以《骨妹》為例,還記得第一次試鏡時導演說我太斯文,一點也不像會在骨場出現的女生,但傾談下來,他又發現因為現實中我是家庭中的家姐,會照顧許多大小事務,而那份對人的照顧和責任,正正是角色的其中一個中心點。但好有趣的是,大家覺得最不似『余香凝』的角色 — 《非同凡響》中「OK姐姐」正正是最內心深處的我。

大家會覺得我成就了這些角色,但其實相反地這些角色和演出經驗也塑造了今日的我。過去的余香凝只是一張『白紙』,不去思考,不會表達自己,逆來順受……因為演戲,經歷了不同的角色,見識到不同的人,我變得更勇於去表達自己的感受、想法,『開竅』後的我也更能感受身邊和生命中的一切。難怪在IG有粉絲問Jennifer會選擇演戲還是唱歌,她毫不猶豫地回答「acting for sure」。「沒有演戲的我就不會是今日的我。」但「多功能」的余香凝能夠同時做好「唱歌的演員」與「演戲的歌手」嗎?我覺得For Sure!

Text: Vincent Cheung
Photo: Sze Chuen
Art Direction Denise Seto
Styling: Catherine Ko
Assisted by: Mandy Man
Makeup: Melody Chiu
Hair: Hugo P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