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自己樂壇自己救 方大同

0 SHARES

都說香港樂壇已死,偏偏不少音樂人選擇以不同形式鬥到底。
音樂數碼化後,聽歌的人可能多了,但歌曲的質素和音樂人的收入卻沒有提升,眼見韓國音樂已達到國際水平,方大同亦希望華語樂壇可以向這方面進發,幾個月前坐言起行,成立了構思兩年的「賦音樂」,以香港為基地,製作高水準音樂,自己音樂自己救。

現今人人都聽K Pop,華語歌曲還可以起死回生嗎?入行11年,見證過高低起跌的方大同,很欣賞韓國樂壇近年很認真地去保持一個很高的水準,達到國際層面,他希望華語音樂也可以同樣高質素。「我不是太緊貼韓國樂壇,但他們的歌曲水準的確很高,我希望華語樂壇也可以提高水準,有機會和更多國際級的音樂人合作,將音樂帶到世界各地。」兩年前,方大同就開始構思成立製作公司,希望啟動一個有國際視野的華語音樂計畫,甚至可以讓外國人更了解中文音樂和文化。

行得通的藝術
「有次在內地演出時,想到詩詞歌賦的『賦』,就決定用『賦音樂』這個名字。『賦』講求創意、靈感,英文是Ode,是一種歌頌、一種尊敬,希望大家都尊敬尊重音樂的創作。」方大同在夏威夷出世,5歲回到上海,自小在西方音樂的浸淫中長大,「我在上海時,都有接觸中國風的歌曲,我亦很喜歡中國的傳統文化,於是我就很想將這兩件事crossover,『賦音樂』就是中國與西方文化的一個結合。」「賦音樂」其實不單是一間音樂創作公司,他們旗下有簽約創作人,同時亦成立了「賦影視」向電影發展,不過暫時只是初步階段。「我的拍檔是一名導演,我們正努力尋找投資者。其實只要是跟藝術文化有關,我們都有興趣。」過去兩年來,所有的籌備工作都是自己投資,因此方大同坦言有一定壓力。「有些人為理想會不顧一切,但我希望我的藝術是行得通的business,我一向的音樂態度是,如果有能力就應該做一些好的事情出來,但當這個音樂市道不太好,外面的人就覺得我很大膽,不少朋友都說很喜歡,亦很支持,但當然只是精神上(笑)。很多人問我過去兩年在忙甚麼,其實就是忙這件事,同時亦花了很多時間做一隻有20首歌的double album。」

分享愛
在忙著宣傳新專輯和經營新公司的同時,方大同亦參與了Kiehl’s的Share the love慈善企劃,以支持預防愛滋病及公眾教育工作,同時希望透過分享愛帶出世界大同的概念。「我認為愛有幾個重要的元素,包括互相尊重、主動關心、了解、體諒和耐性。我自問沒甚麼脾氣,但都要經常提醒自己要學習主動地分享愛。」不時參與慈善活動的方大同,坦言每次都要先了解受惠機構的背景,尤其涉及政治,他都一律拒絕。「我的信仰的中心思想是不會參與政治,所以我會先了解清楚。」雖然多年來不時中港台三邊走,但方大同一直以香港為家,因此也特別留意香港的事。「最慘是很多人買不到樓,這種壓力會帶來工作壓力,然後直接影響生活,再影響社會,這是很基本的社會問題。」跟大部分香港人一樣,方大同的工作早已融入在生活中,甚至演變成興趣。「平日很少時間可以睇戲、見朋友,我的興趣早已變成打理公司和整理劇本。」方大同笑言,有時都想稍為hea一下,但想hea也要有plan。「我希望可以hea下讓聲線休養一下,最好不說話一個月,王力宏之前也休息了一年沒唱歌,但我暫時沒機會一年不出聲。」

Text: Lam Wing Kee
Photo: Kwan
Makeup: Jessica Chan
Special thanks: Kiehl’s

Be the First One 薛凱琪

Be the First One 薛凱琪

Be the First One 薛凱琪

少爺占 battle 當奴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