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鄭文雅 OLIVIA CHENG

0 SHARES

鄭文雅曾是匡智會轄下一個陶藝訓練中心松嶺?的義務導師。「我的耐性不高,雖然來松嶺?之前我也教過學生,卻沒想到教智障人士,根本是另外一回事。原來對智障人士來說,每一個步驟每一項細節都要解釋得清清楚楚,不然的話,他們會不知所措。我的耐性,就是這樣培養出來。所以我常說,這十多年的義工經驗,我所學到的,是在外面任何地方也學不到的。這裡的孩子還給了我創作上一個很大的啟示,那就是自由的可貴。我們從小到大學美術,顏色該怎樣配搭才叫美、構圖該怎樣才算工整,很多很多的理論,造成我們成長中很多的很多的框框。智障人士沒有這些規條,大紅襯大綠,為甚麼不可以?大自然本來就是這樣。他們的手不靈活,做出來的東西總是歪歪斜斜的,但又有甚麼關係?為甚麼一定要工整?傳統的規條加附在我們的身上,往往令我們的思維變得狹窄,限制了我們的創意。反之,智障人士沒有框框條條,一切從心所欲、自由發揮,做出來的東西,更有藝術性。」對於有天份的孩子,鄭文雅很希望他們能一展所長。

鄭文雅亦是香港出色的職業高爾夫球手。高球可是一項難精的運動。技巧可以訓練,所謂熟能生巧;而心態要訓練,真的難如登天。人長大了,難免思前想後,怕得失。「打高球給我最大的啟示,就是無論甚麼時候,發生了甚麼事,也必須樂觀面對,不容自己有任何負面心態,這樣才會打得好。正如人生當中會面對很多不愉快的經歷,我們怎樣面對困境,化解不開心的情緒;在突如其來的挫折下,如何令自己迅速痊癒過來,不鑽牛角尖,這就是打高球教給我的人生態度。」短短一年間,她由名落孫山進步至全場點名,成為香港女子業餘公開賽的冠軍人馬,並且成立了香港高爾夫球女子總會,積極推動華人女性參與高球運動。「問我生命中最過人的成就是甚麼,我認為是到今天還有很多人記得我是跳高紀錄保持者,應該值得自豪的。還有人人都記得我是香港小姐,我也很高興(不記得年份的話,那就更好!)要數最高興的,是我經過努力,終於可以成為一名職業高爾夫球手,不枉十多年來日曬雨淋。付出良多而得來的成就感,特別珍貴。我常跟年輕人說,先磨練好自己,才去期望人家把機會給你。要不然,給了你機會,你也做不來。」

把美麗傳開去,不是個人的力量, 而是需要把你知道的傳播給別人。

把美麗傳開去,不是個人的力量, 而是需要把你知道的傳播給別人。

把美麗傳開去,不是個人的力量, 而是需要把你知道的傳播給別人。

趙詠賢 REBECCA CHIU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