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音樂無疆界 張弦

0 SHARES
張弦:「音樂和藝術的人,本就應該靜心。音樂就是音樂,與性別無關。」

一個「弦」字,暗示了張弦與音樂的不解之緣,成為樂團靈魂人物——指揮家的她,被英國《衛報》評論為「在樂池裡充滿強大的藝術感染力」。張弦說自己其實一直是沒有野心的人,只是順其自然地去用心完成每一次指揮。「感覺就像是被音樂牽著鼻子走,而命運把一切都安排好,我只管照著做就行了。搞音樂和藝術的人,本就應該靜心。」

隨心隨性 短髮的張弦直率而爽朗,小小的身軀裡面蘊含著強大的爆發力。出生在遼寧省丹東市藝術家庭的她,從小就耳濡目染那些動人的旋律,而父母為她取名「弦」,也是冀望女兒日後能同樣走音樂之路。張弦沒有辜負父母的期望:每天正常學習之外,就是6至8小時的鋼琴練習。「沒有感到很困難,就是習慣,每天不練會覺得少點甚麼,就是喜歡聽到音樂。」3歲開始學鋼琴,17歲考入中央音樂學院鋼琴系;天賦出色的她,因為「手有點小」但記憶力和耳朵樂感的特別出眾,被老師推薦改修指揮,這一個不經意的選擇,打開了她音樂人生的另一扇大門:19歲首次指揮莫扎特的歌劇《費加羅婚禮》就獲得滿堂彩;後因優異的成績和出色的表現獲得了美國辛辛那提大學音樂學院的獎學金,並開始在大學裡指揮學院管弦樂團。

放下指揮棒的她,從強大氣場完美地切換為母性光輝。「兩個孩子是我的第一任務,只要有時間,我都會陪他們,有時候在外演出的時間長,也把他們帶在身邊。」孩子都有音樂天賦,但張弦不會去制定他們的未來。「任他們自由發展,給他們更多玩的時間,把我小時候缺少的都補回來。」 如今定居意大利的她,說打動自己的就是意大利民眾的熱情和溫暖:「因為喜歡歌劇,所以就到了意大利米蘭的威爾第交響樂團任指揮。人們都很熱情,一些意大利老太太會給指揮送花,特親切。生完孩子復出指揮,除了送花,她們還送禮物給寶寶,小鞋子啊小衣服啊,很感動。」

企業冒險家  馬美儀

企業冒險家 馬美儀

企業冒險家  馬美儀

邁向成功 梁美寶Mabel

記憶力和耳朵樂感的特別出眾,令張弦在指揮的道路上展示了優秀的天賦。

與大師共處 張弦說剛到美國的經歷很考驗人,跟許多人一樣,最初要跨過語言的適應難關。「記得有位老師南方口音特別重,連很多美國同學都聽不懂,我只能把每節課都錄下來,回去反覆地聽。有次上課前5分鐘,發現錄音機沒有電了,飛奔去買電池,還因此摔了一大跤,至今還記得。」困難不少,但是收穫更多。「大大增強曲目量,不斷的練習,將能接觸到的樂曲都指揮了一輪;學會更好地讀總譜,因為要讀懂以後才能找到協調樂器的感覺。」 一路走來,讓張弦有機會與多位指揮大師共事,期間的耳濡目染在她看來顯得彌足珍貴。在北京的三位導師給她打下了堅實的基礎。「鄭小瑛、吳靈芬、俞峰三位老師,給我堅實的指揮基本功訓練。Lorin Maazel(馬澤爾)老師,他的指揮技術實在一流,一個個手勢打出來,就能讓樂手心領神會。」對於她的這位「頂頭上司」,張弦表示,自己在很多方面受到了他的影響。「他做事效率很高,排練時從來不會浪費一分鐘時間。漸漸地我在排練的時候也儘量做到有效率。」張弦有著背譜指揮的習慣,除了得益於鄭小瑛教授早年的嚴格教育外,也與馬澤爾的影響密不可分。「當然,我的記憶力跟他不好比。他記譜簡直是數碼式記憶。」 如今的她也像之前引導她的大師們般,為新一代指揮悉心輔導,毫不吝嗇自己的經驗與技巧。「之前在倫敦我擔任一個指揮比賽的評委,得獎的是一個香港的女孩叫陳以琳(Elim Chan)。之後我跟她說,如果你需要甚麼幫助就跟我聯繫,直到現在我們都保持著聯絡。」

Profile:
張弦 Zhang Xian
旅歐華人女指揮家
現任意大利米蘭威爾第交響樂團音樂總監及荷蘭國家演奏學院音樂總監。1998 獲全獎學金到美國辛辛那提大學音樂學院攻讀博士學位,並成為該大學管弦樂團音樂總監。2002年,擊敗來自全世界的三百多名選手獲得馬澤爾/維拉爾指揮大賽一等獎,2005年獲任命為紐約愛樂樂團助理指揮,此後更晉升為樂團副指揮直到2008年。張弦同時是400年以來首位受邀指揮德國薩克森德累斯頓國立樂團的女指揮。

Interview: Olivia Wong
Text:Yolanda Qin
Photo: Raymond Chan

企業冒險家  馬美儀

企業冒險家 馬美儀

企業冒險家  馬美儀

邁向成功 梁美寶Mabel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