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麥穎思

0 SHARES
Winnie和學生們十分親近
Winnie和學生們十分親近

可能因為學佛的關係,麥穎思教授(Winnie)十分謙和,說話不徐不疾而且十分有條理。當一說到她十分關注的反精神病歧視和精神健康社區教育工作,她就會變得十分堅持。從她的話中,可以充分感受到她對這些社會狀況的關切。

Winnie對心理學萌生興趣原來是由於想進一步了解自己:「我十歲和家人移民美國,當時對於自己和同學有不同想法;或者成長經過如何影響自己等等很感興趣,想更加了解自己。升讀中學後發現可以選修心理學,立即就選了。愈讀愈有興趣,於是大學也就順理成章地選讀心理學。」

移民毫無疑問是令Winnie決定自己志向的一個重要環節,社交形式的不同令她感受良多:「香港和美國文化背景十分不同,我家在八十年代移民面對的情況和今天大為不同,當時族裔、歧視等問題較常見,也影響了我家。我就想為什麼會有這些情況?人如何思想?環境如何影響人的發展?」Winnie入讀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的心理學系,遇上專研美藉亞裔人心理健康的權威學者 Stanley Sue教授 (Stan),在他的課堂上獲得很大共鳴:「課堂上的每個研究議題都像在談論我。」無論親子關係、歧視問題等等都讓Winnie感同身受「對號入座」。

Stan老師作為一位臨床心理學家,非常關注政府政策如何影響民眾的心理健康,這些想法對Winnie影響甚深:「Stan老師曾說:『假若你擔任臨床心理學家,每天見有精神健康狀況的人見到80歲,接受到服務的人數始終有限。但是如果我們可以在社區、政策層面入手,令政府和民眾更關注精神健康,影響到的人數難以估計。』就是這番說話,令我也投身精神健康相關的政策研究和社區教育工作。」同時Winnie特別提到爸媽給她很大的自由度令她可以選擇想行的路:「我的父母比較起其地差不多年齡的父母開通很多,他們相信只要我做我喜歡的東西就會做得好,做得開心,對我百分百信任,只要我覺得合適的選擇,他們就樂見。選修心理學和回港發展等等決定都獲得他們的支持。」

同樣地,Winnie在心理學方面的恩師亦開闊了她的眼界,令她決定把重心放在社區精神健康研究方面。心理學在美國的發展比較完備,同學接觸的時間比較早,了解比較多,同時出路亦相對多元化:「除了執業以外其實還可以有很多選擇,這是Stan告訴我的。」

博士後畢業後,Winnie毅然決定回到離開了將近20年的香港,出發點卻是一張免費機票!「Post Doc畢業後,發現中文大學心理學系正在招聘,於是想乘著面試之便回香港走走。當時總覺得自己在美國始終像外來人,格格不入的感覺揮之不去,心想或許回到香港就沒有這回事?無心插柳之下,在幾個offer中選了中文大學這個於是就回來了。」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安白麗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安白麗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安白麗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何靜瑩

回流出生地香港
為什麼選擇香港?Winnie指因為香港在反歧視的政策方面比較落後:「自己想從事反精神病歧視和精神健康社區教育和研究工作,香港在這些方面起步比較遲,反過來就是發展空間比較大。同時身為香港人,也希望在這方面為香港做點工作。」10歲移民離港,29歲學成回來,其中人與物的變遷都不可謂不大。

移民身份和家人經歷令Winnie特別關注反歧視的工作,而作為臨床心理學家她希望把工作重點也投放在精神健康的社區教育和倡議上:「精神病、情緒病等等在香港的醫療資源十分缺乏,病人可能要排期等兩、三年才能見到精神科醫生,醫生轉介見臨床心理學家又要等一、兩年,覆診的輪候時間亦很長。與其等待這許久去治療,可不從根本著手?透過推廣和教育工作讓大家了解到心理健康以及精神病和所有人的生活都息息相關,除了減少誤解和歧視,也能夠關注身邊親友,多了解也令有精神健康狀況的人更加願意求診,因此反歧視和推廣心理健康的工作兩者其實相輔相成。

精神疾病和身體疾病本質分別不大,但是忌諱的情況卻大為不同:「人們可以很輕鬆的告訴別人自己有心臟病、高血壓等,卻不敢把精神病、抑鬱症等放在口邊,這一定程度上是因為政府在這方面投放的資源甚少,醫生和心理學家與人口的比例很大。近年政府開始承認心理健康的重要性,但其實相關的資源、配套和工作還是遠遠不足夠。」

Winnie在精神健康教育工作方面充分利用社交網絡,創立的《心導遊》和《說書人》等等網上教育都在網絡和Facebook上發揮很大作用。《心導遊》是一個預防抑鬱症和廣泛焦慮症的網上心理健康計劃,《說書人》則是建基於共同協作(co-production),跟不同背景的人包括過來人,在不同的平台,例如Facebook,透過故事和以實證為本的資訊讓大家多認識精神健康,並且破除對有精神病經歷人士的偏見。Winnie認為社交網絡是一個接觸人群的好工具:「香港人都繁忙,要大家在工餘、課餘抽時間去接觸一些嚴肅資訊不容易,在網站或者Facebook上講故事卻能讓人輕鬆接受同時引起共鳴,而且不受時間限制,十分方便。」

 

除了網絡上的工作,線下的活動同樣不可或缺,《說書人》前一陣子和電影《一念無明》合辦的座談會,以及在中學、大學、社區辦的展覽會和講座等等,都能夠有效地接觸「非上網一族」:「暫時《說書人》完全由義工營運,故都是由其他團體主動接觸我們,現正尋求撥款,希望在未來3年加強社區服務。」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安白麗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安白麗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安白麗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何靜瑩

Winnie和《說書人》的另一位創辦人合照
Winnie和《說書人》的另一位創辦人合照

不要歧視
教學工作方面Winnie接觸研究院的同學比較多,她期望學生們可以在推廣心理健康方面可以作出更多貢獻:「近年不少聲音要求學者們多關注校園以外的事,從事的研究會對社會和公眾有更大貢獻,同時希望政府可以重視和提供較充裕的經費和空間去從事研究。研究結果出來以後政府又會否採用作為制定政策的考量?以精神健康為例,現時港府根本沒有特別的精神健康政策,對有精神病的人士及其親友的支援非常有限,也難令他們免受歧視,這是最大的問題。」

說到眼前的工作成果,Winnie認為儘管自己已經進行反歧視及推廣心理健康的研究及社區工作多年,但眼前的路仍然很漫長:「當歧視仍然存在,社會大眾對精神健康的認知仍然很有限,反映我的工作離成功還有距離。」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安白麗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安白麗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安白麗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何靜瑩

Winnie在2017年獲選為香港中文大學卓越研究獎及研究指導獎
Winnie在2017年獲選為香港中文大學卓越研究獎及研究指導獎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安白麗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安白麗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安白麗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何靜瑩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