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馬可

0 SHARES

時裝設計師馬可一直刻意做隱形人,直至當上中國第一夫人彭麗媛的設計師,為彭麗媛設計首次隨夫出國外訪的服裝後,馬可成為國際媒體另一關注的中國名字。「這個世界上最奢侈的並非鑲滿珠寶和鑽石的華服,因為再華麗的衣服也有其標價。只有傾注愛的衣服才能擁有生命,而生命是無價的。」

記得巴黎高級定制時裝周中馬可作品「奢侈的清貧」帶來的震撼,而最近,她的品牌「例外」17春夏系列以同樣的姿態進入我們的眼球:沿襲一貫風格,米黃、黑、白、深藍等安靜色系,純棉材質無論從環保還是舒適考慮都當仁不讓,「即使是最簡單、最質樸的物品,當處在特定的場合時,也能形成震撼力。」這就是馬可風格。

無例外無生活
童年時,馬可最早的愛好是閱讀,臨近小學畢業時馬可瘋狂地愛上了畫畫,每天畫個不停,甚至考試卷的背面也畫滿了畫。那時起,馬可心裡就明白此生一定會做和雙手密切相關的職業,高考時選擇藝術類專業,唯獨對服裝設計情有獨鍾,「可能是因為從小穿媽媽親手做的衣服長大吧,感覺衣服、布料、縫紉機這些東西特別親切。現在回望過去,很慶幸自己當年的選擇,因為這是一個理想的職業。」

2006年,馬可在珠海創立命名為「無用」的設計工作室,工作室裡有二十幾位來自全國各地的手工藝高手,他們用古老的木紡車、織布機紡紗、織布、裁剪、手工縫製成衣,再用全植物染色,整個製作過程徹底實現了全手工和零污染。

2014年9月馬可在北京的中國美術館附近建設了全國第一家無用生活空間,展示和銷售由她設計、無用手工藝人精心製作的服裝、家紡及家居用品以及有機農產品,幾乎囊括衣食住行的各個方面——她想向大眾推廣一種忠於本心、返璞歸真的生活,而無用的全部盈利都用於中國民間手工藝的保護和傳承事業中。

十多年的努力,今天的馬可,坐在「無用」工作室的設計台前,回憶當年,她更為堅持:「11年前,當我告訴別人『無用』是一個保護和傳承中國傳統手工藝的工作室的時候,我看到大家質疑的眼神,『手工藝?這麼老土的東西還有用嗎?無用?這麼難聽的名字啊!』而今天的反應截然不同,『手工藝?支持手工匠的概念很好!無用?無用乃大用,好名字!』我們用了整整十年的時間,改寫了『無用』這個詞在中文的詞性,讓它從原來100%的貶義變成了100%的褒義,讓人們重新認識到人類對於情感、藝術、美、詩歌、哲學等精神性事物的追求,在我們生命中有著多麼不可或缺的意義!當人類窮到只剩錢的時候,就徹底喪失了對美和生活的感知能力,失去了生而為人的價值。」

情歌聽得多會膩,透過音樂打動人心才是我的目標

情歌聽得多會膩,透過音樂打動人心才是我的目標

情歌聽得多會膩,透過音樂打動人心才是我的目標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王薇

只問付出
誠如馬可所言,這許多年來,她更醉心的是「通過做純手作的良心出品,與更多人分享生命的美好」。即使因為彭麗媛欣賞並穿著她的設計,讓其成就傲人,讓她在中國乃至世界炙手可熱,但她反而更低調,更少出現在眾人面前。為國家主席夫人設計服裝,她最關心的是:「我認為如何呈現一個具有獨立思考精神、內心充滿柔情和力量、成熟睿智的中國現代女性形象更有挑戰性。」

雖然是時裝設計師,但馬可和她創立的服裝品牌「例外」和生活品牌「無用」卻更像導演和明星,十多年 ,「例外」已成為生命力最長的獨立設計師品牌,「無用」也因良心手做而蜚聲國際。馬可更獨闢蹊徑,和眾多知名藝術家、設計師和廣告創意人合作,在藝術創意人的互動下,「例外」時裝具有自成一格的中國味道,無需依靠臉譜、立領、雕龍盤鳳等傳統元素傳達「中國風」;簡潔的衣服輪廓,擅長不同剪裁,再加上刺繡、鑲嵌,她的作品就是有一份返璞歸真美,亦藉此保存了中國民間手工藝。

在馬可內心,自己的優勢是勇於挑戰自我、性格沉穩耐磨。事業上的最大困難是想要找到與她理念相同、能同甘共苦的團隊,「做品牌不是一兩個人的事,做百年品牌更是需要一個信念堅定的團隊,通過幾代人的付出和堅持來實現,這必須是一群瘋子和傻子的結合,瘋子永遠充滿激情、為實現目標不顧一切;傻子永遠不計較個人得失,只問付出,不求回報。期待有更多單純而執著的瘋子和傻子加入無用。」 事業路上也有過瓶頸位,坦然面對就好:「我會把它叫蛻變期,蛻變期固然痛苦,但卻是人生中寶貴的經歷。」

情歌聽得多會膩,透過音樂打動人心才是我的目標

情歌聽得多會膩,透過音樂打動人心才是我的目標

情歌聽得多會膩,透過音樂打動人心才是我的目標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王薇

遵從內心
印度聖雄甘地、證嚴法師、法頂禪師、黑猩猩之母 Jane Goodall 等,是馬可欣賞的人,因為他們都是終其一生以實際行動去踐行自身信仰的人。「我的人生信條是:一生只做一件事。這件事就是做好『無用』,讓更多的人從『無用』受益。」

用良心經營自己的企業,僅僅是馬可生活方式的一小部分,在馬可眼裡,「無論科技和時代如何發展,人們內心對愛和幸福的渴望永遠不會改變,愛和幸福無法獨自實現,而只能來源於關係,人與人之間的連接,我們不希望這個世界變得愈來愈冷漠、疏遠,人和人之間戴上假面具,很難有真誠的交流。希望更多人通過無用能夠回到人與人之間最純真的關係,找到內心真正的需要。」這也是馬可追求的身為女性的生活品質,「時尚並不重要,更重要是做一個擁有獨立人格、真實而自然的女人;做一個溫暖、親和、有愛、有堅持的女兒、妻子和母親。」

馬可對於工作和家庭沒有甚麼界線,「和同事們在一起的工作室是我的大家,和先生孩子在一起的是小家,只是地點的轉換,我女兒每天放學回來在我辦公室裡寫作業,寫完作業就在工作室裡玩、做手工,她不僅是我的女兒,也是「無用」大家庭的女兒。工作室有狗、有雞、有鳥、有魚、有樹、有花,都是我們的家庭成員。實質上沒有甚麼分別,都是生命們一起創造出來的生活,大家和小家融為一體。大自然創造的所有生命物種與人類平等,並無分別。自然是所有生命的創造者,人類所有的靈感也都離不開自然的啟迪,渾然天成是藝術創造的最高境界。」

經營物質生活上的極簡,精神人格上的豐盈。這就是馬可的生活哲學,關乎衣飾關乎設計關乎生活。

情歌聽得多會膩,透過音樂打動人心才是我的目標

情歌聽得多會膩,透過音樂打動人心才是我的目標

情歌聽得多會膩,透過音樂打動人心才是我的目標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王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