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廖偉芬

0 SHARES

名人之後,學成歸來,繼而隨家族步伐打理生意,似乎是相當順理成章的一件事。然而,父親從事銀行業,母親則是地產界中堅分子,作為長女的廖偉芬(Jennifer Liu)並沒有選擇繼承父/母業,在負笈美國時,已決定進入著名學府修讀建築系,她說:「因為自少對藝術和科學都同樣感興趣,而建築正好包含這兩大元素,便沒有顧慮太多就選讀了。」畢業後,Jennifer曾分別在紐約及香港兩地實習執業,「然而,香港的建築環境並不能讓你隨心所欲,我才想到嘗試在其他方面發展。」

人生第一桶金
為何不留在紐約發展建築事業?那城市明顯能給予較佳的條件,她解釋:「父親很希望我們能回來陪伴他,而我是大女,第一個大學畢業,不想成為弟弟的壞榜樣。」而用心良苦的父親,在傳真仍是遠方資訊傳送的主要方式的時代,不斷將有關香港發展的資料傳真給身在紐約的女兒,當中包括一些科技上的討論,亦有關於數碼港成立的新聞,這一切,給了Jennifer不少信心,最後決定回來香港發展。

Jennifer形容自己是那種不甘於安穩,時刻想著要跳出舒適區的人,而正式踏足社會的首個自我挑戰,是離開專業,投入科網世界,「我在大學學到的,本應跟科技風馬牛不相及;但我唸的大學就是較其他大學超前,是美國首家放棄用筆和繪圖桌畫則的大學。這裡又出過許多非常有名的教授,像Zaha Hadid和Frank Gehry,可以想像他們眼中的建築世界是何等具前瞻性。所以我可以說是在一個相當破格的讀書環境裡浸淫。」於是,她乘著2000年的科網熱潮首次創業,創辦香港首家獨立地產諮詢網站「物業點」(PP.COM),「現在回想,當時的生意有點像Airbnb的雛型。記得當時租樓,我疑問為何要簽兩年租約,又發覺為何不能在網上先了解屋苑或單位的狀況,然後直接跟業主在同一個平台上溝通。有時也許對方只想出租3個月,我亦只需租住3個月,為何不能給予雙方更大彈性?。」不消半年時間,電訊盈科入了股成為大股東,亦最終順利給美國上市公司Homeseekers.com收購,為她賺得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Jennifer形容這次創業賺到的是經驗多於一切,「我有時會想,如果這門生意是在美國萌芽,即是比Airbnb早8、9年,又是否另一番景象?而當中最大的得著,是讓我明白到,步伐和時機的重要性。須知道在亞洲機會的窗口總是很細小,即使我有最好的構思,也不應一次過全盤拋出來,要在適當時候一點一點的跟大家分享,讓人更容易消化。儘管我因而賺了第一桶金,但並非我的初衷,我其實最享受做一些更長遠的事:要打好根基,循序漸進,長久的做下去。因此,我才會想到要以很有魅力的咖啡作為第二次創業的主題。」2003年Jennifer進入咖啡餐飲業創辦熙辰國際,創立多個獨特品牌,不經不覺,一幹便13年。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何靜瑩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何靜瑩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何靜瑩

張淑儀 POLLY CHEUNG

事業連繫世界
兩次創業,都做得漂亮,「父蔭」在當中是否起著關鍵的作用?這位年輕企業家卻不以為然,「爸爸是傳統的銀行背景,媽媽則專注物業買賣。如看他倆的成功例子,我應該跟隨他們的成功步伐,這樣最容易獲得成功。但我很反叛,而且我的理想不是單一只為賺錢,否則從事金融跟地產就可以。在營商的家庭環境長大,我的最大優勢不過是在茶餘飯後聆聽他們的一些大道理,例如:應否為一個短期的利益關係,而傷害商業上長遠的商譽呢?這些討論從小便有機會耳濡目染,潛移默化。但我不會照單全收,聽過消化過,會有自己的一套睇法。」

事實上,外人看到的不過是Jennifer表面的風光,「搞餐飲業,從來都是努力和回報不成正比,尤其創業之初,真的很辛苦,父母亦心疼的勸我:幹得如此辛苦,要獲得多少回報才合理?但我還是很堅持,要想方設法地過關,過了關後,又希望令它變得更有意義。」今天,Jennifer的咖啡品牌所用的咖啡豆全部來自世界各地共12個莊園,而這些莊園會將賺到的錢投入當地的各類型扶助項目,像食水供應、幫助婦女重建生活、興建學校等。「我都一一探訪過這12個莊園,認識他們的產品,了解他們的運作。而只有投身這個行業我才有機會體驗這一切。當然我可以打一份工,閒時隨自願團體去四川做義工。」然而,當事業能直接連繫社會連繫世界,卻是另一回事,「我賣幾多咖啡,他們就直接得益。我覺得這是新世代的營商模式,不再只限於做社企或慈善機構。當然,創業之初我並沒有很具體的計劃,但就是有類似的理念,剛好我選了一個較易切入的行業。

「我亦並非偉大得自覺幫了人,便很快樂。一切都是機緣巧合,原來我的行動,最終能影響很多人。要不是我誤打誤撞去非洲旅行,也不會發現當地原來出產很多優質的咖啡豆,再細心了解,讓我得悉背後的故事。一切不過出於一份好奇心,反正我們都要尋找咖啡豆供應商,何不索性跟這些已親身考察過的莊園合作呢?」Jennifer的家族向來都有參與慈善,她承認不多不少間接影響了她,但她覺得:「傳統的慈善機構在制度限制下,欠缺自由度。現在最開心是藉著我建立的事業,踏進更有意義的空間,締造不只雙贏的美好結果,我認為這才是最完美的解決方案。」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何靜瑩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何靜瑩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何靜瑩

張淑儀 POLLY CHEUNG

旅行的意義
在現階段,除了管理Caffe Habitu及The Coffee Academics兩大咖啡餐飲品牌外,Jennifer亦開始涉足跟生活品味有關的業務。除此以外,就是分配更多時間周遊列國,「咖啡生意開始的5年,我幾乎沒有去過旅行。」

Jennifer形容每次旅行,就像海綿一樣,不斷吸收,「其實我也不太清楚自己吸了甚麼,但到某一天,打開『櫃桶』,某個藏起了的檔案自然有用武之日。像有一次非洲之旅,參觀了一個Apple Lodge,得知這個旅館正資助非洲的村落重建,便又去了看看,見到那裡的醫療設備,還有太陽能發電,再用以耕種,種出相當高質素的農作物。後來我想,現在的生意,將來再擴展下去,也許可以這個重建計劃為藍本。現在只支持12個莊園,將來有沒有機會支持整個社區?或者不只單一地幫他們買豆,而是定一個更大的目標?」

就是一份好奇心,一份不安於現狀的本性,讓Jennifer一步一步邁向更宏大的理想和方向。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何靜瑩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何靜瑩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何靜瑩

張淑儀 POLLY CHEUNG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