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安白麗

0 SHARES
活用教具讓小朋友自主學習是蒙特梭利教學法的核心。
活用教具讓小朋友自主學習是蒙特梭利教學法的核心。

不少人看到問題會選擇逃避,一個視而不見的態度,尤其是事不關己的時候更可能如此,安白麗(Karin Ann)卻不是這樣的人。原本在金融界任職,享有高薪厚職的她,見到週日家庭聚會時小朋友仍然要拿著書本和功課温習,深感這是一個問題,她不禁問:「難道香港除了傳統教學,沒有其他選擇?」往後她嘗試深入了解教育是怎麼一回事,終於和合伙人一起建立了華語地區最成功的蒙特梭利教育機構--蒙特梭利國際學校。

說來有趣,Karin可以說是傳統教育模式的成功例子,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她,畢業於本港傳統名校拔萃女書院和史丹福大學,原以科技為職志:「從來沒有想過要從事教育相關的工作。」回港後在金融界任職8年,見到親友的小孩子讀書備受填鴨式教育的壓力,她反問:「比我小時候更辛苦,不禁問他們這樣付出值得嗎?」於是她開始構思教育方面的問題,夜間在浸會修讀教育相關課程,增進自己在這方面的認識。一邊進修一邊感到興趣愈來愈濃,慢慢開始探究辦學的可能性。

決定辦學時安白麗已經在商界努力超過10年,要毅然放下已經建立的一切重新開始當然不易:「由決定辦學(1997年)到真正成功建立學校(2002年)中間經過5年時間,曾經和無數人談論有關教育的事,也對跳出框框走向未知感到恐懼。幸運地認識了一起辦學的伙伴Anne Sawyer(蘇安儀),有人同行讓我勇氣倍增,堅定了辦學的決心。」安白麗辦學的決定獲得家人的全力支持,丈夫尤其對學校的事特別上心,她笑說:「到今時今日丈夫仍然每天關心學校的事,因此我無論在學校還是在家都是工作模式中。」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郭致因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郭致因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郭致因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麥穎思

由零開始

決定要辦學之後安白麗面對各種各樣的挑戰,包括師資、認證、牌照等等,而其中最大的挑戰卻是兩種資源:「首先人力資源是一大難題,熟悉蒙特梭利教學法的老師在全球來說都缺乏,要找到會說中文(普通話)的就更加困難,我們在全球招募,戮力要找到真正有心教育的老師。幸運地能夠聘用也要為他們提供具滿足感和能夠發揮所長的教學環境,在這方面我們投入了很大努力。更大的難題則是香港最貴重的資源:土地,從在灣仔星街租用第一間校舍至今,敢說花在確保校舍的心血佔了全部工作量的30至40%,地方難找,租金不斷上升,多次要搬校舍,都是令我們很頭痛的事。反而推廣蒙特梭利學校卻沒有遇上很大壓力:「學校開學當天有68位小朋友入學,成績比我們想像中好得多了。」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郭致因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郭致因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郭致因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麥穎思

和學生一同經營校園農莊,安白麗樂在其中。
和學生一同經營校園農莊,安白麗樂在其中。

創新雙語教學
雙語教學在蒙特梭利教學法中亦是一大創舉,將教學法用中文演繹和帶到華人地區的學習環境,都是安白麗和同事們努力的成果:「整個中文化的過程都是我們學校同事一力承擔,主要是把教學法中的理念以中文表達,最重要是掌握其中讓學生自行體驗;多感官學習;眾多教具輔助教學和學生自主學習4大理念。如何將上述4大理念活用在中文學習上?我們不斷嚐試,例如學英文有一套沙紙字母(Sand Paper Letter)的教具,讓未適合握筆的幼兒以感官觸覺學習語文,用在圖形文字中文上出奇地契合。類似的情況不斷出現,我們很驚喜地發現其實用不同語言實行蒙特梭利教學法都可以,教具同樣地用不同語言教學都可以。」

說起來好像很容易,其實安白麗實在花了不少心血在這些中文化的反覆實驗當中,尤其她是學校團隊中少數會中文的人:「我們和當年蒙特梭利所做的類似,不斷設計中文化教具試教,效果好的保留改良,不好的則棄用,慢慢建立好整套中文化課程。在我們開校5、6年後,蒙特梭利教學法在內地開始創辦訓練中心,和我們有很多協作和交流,一直持續至今。」

蒙特梭利國際學校發展漸上軌道之際,安白麗希望和本地教育界分享經驗:「讓小朋友自主學習,對他們有信心,其實在任何教育法都可行。其實不少學校都會導入一些蒙特梭利教學法的元素,辦學團體包括東華三院和救世軍,以及各大學的教育系師生都不時來學校參觀和交流。我們每兩年和IMC(International Montessori Council)合辦一次國際性的蒙特梭利教學法會議,吸引不少亞太地區的教育工作者來港參與,去年就有超過400位參加者。我本人亦有參與香港政府的兒童發展基金,希望讓更多人了解我們的工作。」

蒙特梭利國際學校發展漸上軌道之際,安白麗希望和本地教育界分享經驗:「讓小朋友自主學習,對他們有信心,其實在任何教育法都可行。其實不少學校都會導入一些蒙特梭利教學法的元素,辦學團體包括東華三院和救世軍,以及各大學的教育系師生都不時來學校參觀和交流。我們每兩年和IMC(International Montessori Council)合辦一次國際性的蒙特梭利教學法會議,吸引不少亞太地區的教育工作者來港參與,去年就有超過400位參加者。我本人亦有參與香港政府的兒童發展基金,希望讓更多人了解我們的工作。」

現時蒙特梭利國際學校獲得IMC的認證,是大中華地區第一和唯一獲得認證的蒙特梭利教育機構,尤其是雙語學校更是其中最具規模。自然地,聯合辦學的邀約也如雪片飛來,安白麗的想法卻很踏實:「我和伙伴們暫時還是專注把心力在香港蒙特梭利國際學校的營運,雖然漸見成績,但還是有進步空間。加上我們對4間學校的營運都很上心,除非我們可以保證對外地的合作學校同樣專注,否則暫時不會考慮這些合作了。或許我們下一步的發展會先考慮蒙特梭利國際學校的中學部吧!在需求、校舍、師資、競爭環境等等取得平衡才能考慮。」

辦中學部和蒙特梭利教學法的中文化是安白麗的短期目標,長期則以傳播蒙特梭利教學法為己任。她眼中的成功女性是:「了解自己、明白自己的想法為先,職業女性則要取得事業和家庭的平衡,並且讓家人了解自己的追求。」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郭致因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郭致因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郭致因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麥穎思

安白麗在TED Talk上分享辦學理念。
安白麗史丹福大學畢業時攝。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郭致因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郭致因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郭致因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7 - 麥穎思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