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4 - 周嘉旺

0 SHARES

周嘉旺 Sharon Chow
無止橋慈善基金創會總幹事

愛無止境
乾脆的話語,快速而略帶激昂的語調,就是我們第一印象中的周嘉旺,從短短的幾句交談開始,就能明白她是一個簡單而純粹的人。這樣的人,心裡沒有太多曲曲折折的,認準了方向,就會執著而努力。這些年來,她為偏遠的內地村落安排搭建橋樑,把往往要走上幾個小時才可以抵達彼岸的兩個點的距離縮小,既方便了村民的日常生活,也讓學生有更安全的上學路徑。而在搭建橋樑的時候,周嘉旺真心希望能為大家搭建的不僅僅是現實中的橋樑,更是心靈上的橋樑。

周嘉旺調侃自己是個膽子特別大的人。「曾經因為敬重『大熊貓之父』張和民教授的那種熱情,我一個女生和一堆男生一起去深山裡面進行野生大熊貓的追蹤和保護工作,當時男同事們都詫異我是怎樣堅持下來的。」無論是當初的保護大熊貓義工,還是現在正在從事的「無止橋」慈善事業,周嘉旺說自己沒有考慮過其他的,最重要是自己能做甚麼,能幫到大家甚麼。「造橋也好,建築也好,我們不僅僅要思考取材、建設,也要思考我們走了之後,當地的村民怎麼在往後維修等問題。所以希望我們的技術能帶到這些地方,為大家提高生活的品質。」

環保當先
在家裡排行最小的周嘉旺,雖然家庭不是特別富裕,但是上有5個兄姐的她備受寵愛,用她自己的話說,就是哥哥姐姐們需要很早就上班掙錢養家,而她自己卻能一直念書到大學畢業,所以她說自己一直很感恩,也因為這樣的心態,當自己能夠有所回報的時候,她的選擇不是索取,而是付出。擁有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學學士學位的周嘉旺,並沒有在商界發展,反而成為了慈善機構的一員,其實不是偶然。「我在中學開始就對環境保護很感興趣,預科時生物成績出色,也喜歡田野工作。由感興趣到喜歡,再而關心,最後培養出一份使命感,希望能保護環境。」 周嘉旺說自己其實一直沒有改變過,大學時,曾有衝動轉讀環境科學,但是這個專業當時在香港尚處於萌芽階段,畢業後不一定就真的能從事環保方面的工作。「加上家人也擔心,始終覺得讀經濟出路較闊,所以還是選了這個專業。」為彌補遺憾,大學期間她常常藉著參加不同環保活動作補償,包括到青島的中國海洋大學交流、跑到漁農自然護理署當暑期工。畢業後更是一心一意的只選擇環保事業。兜兜轉轉,周嘉旺在好幾個不同的 NGO非政府公益機構待過,推廣健康教育及環境保護。與「無止橋」結緣,是因一次出差。「記得當時是到甘肅毛寺村,偶遇建橋的『無止橋』團隊。被他們的理念完全吸引。」當時其實工作前景廣闊的她,正在成立自己的團隊,沒有想過要跳槽,也因此幾經思量之後,才決定脫離原來事業的軌道。「我初次接觸生態建築,當時的印象特別深刻,瞭解到建築對人的影響可以很長遠,由運用的材料,到建築的方式,講求的是幾代人的福祉。」她坦言自己很欣賞「無止橋」的建築團隊,不是把城市的一套放諸當地,亦非追求建築體積的「大」,而是經實地考察後,發掘村莊本身的特點,作為建築設計的起點,所以決定義無反顧投身其中。對於「無止橋」項目,周嘉旺說自己是從零做起:「那時候還甚麼都不會,能幫的忙僅僅是搬石頭,扛東西。」滿腔熱情的她毫不氣餒,在實踐中不斷學習。

從一而終
周嘉旺坦言,做NGO不容易,首先人工不高,很多有熱誠的人待了數年後就會離開。其次「開荒牛」面對的未知數特別多,不知道前路如何,步步為營。「無止橋慈善基金」成立初期亦遇到無數的障礙,一是外間對基金認識不多,籌集資金遇上困難;二是2008年遇上金融海嘯,也是一個難關。但無論怎樣,周嘉旺依然甘之如飴,更不會覺得那些是困難。「相對於你幫助到大家的東西,那些小小的苦,真的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如今在大家的努力下,基金組織從最初的60多位志願者,到現在已獲得以國家建設部為代表的多個部委的大力支持與協助,更在香港和內地分別設立多個辦事處,在內地多個省市已經完成了數十個可持續發展的生態建設項目。周嘉旺用自己的熱情影響著更多的人,她欣慰亦快樂: 「其實不僅僅是我們在幫助當地人,我們也從每個項目中,從每個人身上學到很多。」剛剛開始到內地建橋,並不是只有一番雄心和資金就可成事,內地官員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甚至無關痛癢的態度,亦成為「無形」但「合理」的阻力。還曾有官員以為團隊從香港來,一定身懷巨款到當地投資,因此周嘉旺每次都要大費唇舌進行溝通,透過感染他們,集結力量,讓大家認同基金的理念。

忙碌奔波在山野間的周嘉旺,說其實心中亦有愧疚,覺得很對不起家中親人:「大孩子5歲,小孩子2歲,我能陪他們的時間很少,但家人都支持我,幫我照顧孩子。大家都知道我做的事情的意義,孩子更說長大了以後也要幫我一起造橋。」周嘉旺說自己雖然很少能陪在孩子身邊,但是會常常電話聯絡感情,亦會拿著圖冊告訴孩子,媽媽所做的事。「希望在孩子小小心靈中留下善良和純真。」無論起點在哪裡,周嘉旺都希望透過活動,讓更多的人得到啟發。建橋亦講求傳承的概念,希望將種子交給不同的義工和下一代,或許他們將來未必一定要投身NGO,但亦能在各行各業中推廣這種訊息。

理念與技藝的傳承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周嘉旺說在每個地方的經歷都讓她難忘。「當地人雖然很貧困,但是民風質樸而容易滿足,我們城市人已經很久沒有感受到那些發自內心的簡單快樂。」很多地方,當地資源雖然匱乏,但是人們的智慧不可小覷。「所以,我們不會僅僅是幫修了個房子或修了座橋就算了,我們會將當地的材料和本土智慧,加入現代的新科技,還會將這些技術打造成圖冊留下,將這些技藝傳承下去。」「無止橋慈善基金」成立於2007年,以橋為策略點,然後向外開枝散葉,透過鼓勵中、港兩地多所大學的學生及專業志願人士,運用可持續的建築理念,同心協力修建橋樑及幫助建設民生生態環境,提升村民的生活質素。

每次進行建設,周嘉旺說其實基金專案只是個示範和開端,最終是希望村民一起參與到建設中,並學會如何搭建、維修和保養,並且希望能傳承到下一代。「很多落後地方,是用泥土建房,但是經歷不了太多風雨,也不抗震。之前汶川地震災後重建工程,我們也參與了,我們研製出的夯土工藝,包括給普通的泥磚加上框架架構,令之不會因為風吹雨淋而容易散架。」

共同成長
基金不忘記對下一代的教育,學生義工可按其專長技能,一同下鄉,在村裡進行健康教育的活動。例如有來自法律系的學生,向村民講解法律普及常識,讓他們出城打工時可以保障自己;亦會有建築系的學生,進行專業的指導和教育。有些村落擁有獨特的文化背景及歷史遺址,還可以讓人文類型學生進行村落文化紀錄。「參與建橋的學生義工,待人處世還欠成熟,透過親身體驗,明顯有了變化。不僅僅是村民在學習新的知識,其實學生們也在學習為人處世的道理,學會堅強。」她說了件有意思的事情:有一個在香港大學就讀土木工程的內地生義工,到雲南一個村落參與建橋,空閒時與當地的小學校長聊天,對話中校長因為課室內有一個燈泡就很自豪,此話讓他感觸良久,因為他從沒想過平時在香港,由課室走回宿舍的那條路是如此「平坦、舒適」。 而這樣的體會和改變在這些年中比比皆是。前線的體驗,令她更珍惜現有的一切。「這些是孩子們在學校永遠感受不到的。」在內地搭橋,皆因村裡的小孩上學有時是一種生死的抉擇,除了要凌晨3、4點舉著火把走幾個小時山路到學校之外,還有可能要穿越小河,「有聽到漲水後將孩子沖跑的新聞」 。毅然投身「無止橋」事業的周嘉旺,心底的信念因此更加堅定。「今後還會把自己的孩子帶過來接受薰陶,真心希望能為大家搭建的不僅僅是現實中的橋樑,更是心靈上的橋樑。」

Interview: Olivia Wong
Text: 覃芳萍
Photo: Raymond Chan

簡介
1999年
香港中文大學經濟系畢業後,獲香港大學環境管理碩士學位。
2007 年
出任「無止橋慈善基金」創會總幹事,並任職至今。期間協助草擬與國家建設部(現為住房部)的合作備忘,「無止橋」亦成為首個與國家部委簽訂合作協定的香港慈善機構。
2008年
深入四川山區,與團隊及大學志願者開展四川馬鞍橋村綜合重建示範專案。
2009年
與住房和城鄉建設部村鎮司合作,發動和聯合香港與內地大學專家與學生的力量,編制過萬冊抗震夯土農宅建造圖冊,協助災民重建可持續發展的未來。
2011年
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區文物古跡保護大獎。「無止橋」項目分別獲英國皇家建築師學會國際大獎,英國《建築評論》高度推介獎,美國建築師學會獎,亞洲建築師協會獎,亞洲優秀設計獎。
2014年
無止橋志願者獲第二屆中國建築傳媒獎——組委會特別獎及首屆中國設計大展優秀設計獎。成立超過20個大學項目團隊,完成超過30個學生建橋及民生改善項目。獲頒《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大獎。
2015年
在重慶完成四座新的學生建橋及系列民生改善項目。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4 - 張茵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4 - 張茵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4 - 張茵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5 - 陳從容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