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黃英琦

0 SHARES

黃英琦 Ada Wong
律師 / 香港當代文化中心總監 / 香港兆基創意書院校監

我不怕站出來,自問對的話不介意說。

上善若水
要給黃英琦介定一個社會身份很難。她涉足的領域廣泛:語言、法律、公益、政治、教育,以至文化管理。昔日是市政局議員、灣仔區議會主席,現在是許多民間組織的策劃人,在朝在野,她不在乎,更在乎是否能夠做實事。政府弱勢,她更積極,深信社會可另闢官、商、民合作的蹊徑。可是,開闢新路不易,沿途冷言冷語撲面,難得的是,她貫徹敢言作風,務實處事,江湖地位日漸鞏固。

上善若水,澤披他人不求回報,是中國傳統哲學追求的道。黃英琦一直在道上。

現任藝術博物館諮詢委員會委員、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諮詢會成員、香港設計中心董事,並參與多個公益、文化、教育、社會企業及社會創新團體。祖父為企業家黃笏南,父親為黃乾亨,弟弟為黃英豪律師。

祖父是熱心教育的企業家黃笏南,父親是著名律師黃乾亨,黃英琦說,兩位長輩給她的最大恩賜是成長時期的自由。在美國留學的時候,她選修相對冷門的法文、德文、西班牙文及拉丁文,後來到英國考取律師資格,一來確是為了滿足父親的期許,二來,擁有專業資格並非壞事。回港後順理成章投入家族律師樓生意,與此同時,她積極參與公益事務。未夠30 歲已籌辦全港首個「維也納歌劇舞會」,替香港管弦樂團籌款。

投入公益事務,不涉及個人利益,父親思想傳統,認為她該專注做律師,曾有「不務正業」的微言,但黃英琦自有想法。

「留學回港不久,中英便簽訂聯合聲明,當時我輩人會想:將來怎辦?家人已替我取得綠卡及多國護照,但我成長於此,對香港有解釋不到的濃厚感情,亦了解這裡的歷史文化在全球獨一無二,我該在這裡做些甚麼。」

只做公益,已無法滿足她的志向,她要參與更多公共事務。本港於 1991 年首次舉行立法局直選,1993 年,在夏佳理鼓勵下,她與李鵬飛、周梁淑怡等一起籌組自由黨。1995 年成為前市政局民選議員。她認為:「當年的市政局很好,局方擁有實權。現在的議員在立法會上發言,很多時候是純屬演說,未必能帶來實際改變。我會想,既然力氣已花,真的想看見社會變得更好。何謂更好?更多人快樂,減少貧窮與弱勢人口。」

她向來實事求是,後來索性參選成為灣仔區議員,出任灣仔區議會主席,直接為地方居民服務。

敢說敢作
黃英琦的個性鮮明,敢言,說一不二,經常在報章專欄撰文、發表立場書,力陳看不過眼的事情,又引用外國實例出謀獻策。在保育議題上,從「喜帖街」、舊中環天星碼頭到皇后碼頭,她尤其站得前。多年的區議會實戰經驗讓她了解一個社區到底需要甚麼。

「一座城市不能只有一種面貌,不能只有 IFC,新舊肌理須並存,舊事物會為城市加添特色。假如一個社區內處處是甚麼『豪庭』,沒有舊建築,欠缺記憶與人情味,居民不會快樂。將軍澳還好,中產居民可寄情消費,天水圍的低下階層便找不到生趣。」

但,這片苦心與熱情未必人人受落。一直有人問黃英琦:「保育與否,跟你有甚麼關係?」甚至,有同桌吃飯的官員拿起茶杯,譏笑道:「黃英琦,這茶杯很舊吧?要不要保育它?」可幸,黃英琦不動搖,而近年本港的保育風氣確有改變。從2007年林鄭月娥出任發展局局長開始,灣仔「藍屋」、中環街市、中央警署等先後得以保留下來,似乎民間聲音終被聽見。

黃英琦說:「我不怕站出來,自問對的話不介意說,所以政府裡並非人人樂見我。現在的我更成熟,懂得婉轉。我也明白社會問題不是個別官員問題,而是制度問題。一個『怕事』的制度,欠缺創意及新思維,只會墨守成規,按本子辦事。」

另闢蹊徑
曾經,本港政府打算成立文化局,熱傳力邀黃英琦出任文化局長,她直言有此事。現在文化局落空,但假如回想當初,她會認為,在朝或在野,能為社會貢獻更多?

「我認為並非在朝在野的問題,如今形勢,要官、商、民合作才有轉機。」黃英琦說:「或有人會認為,我們已納稅,社會問題是政府的問題。假如全民這麼想,社會不會進步。明知政府是一艘大郵船,轉舵特慢,難道我們仍能無動於衷?我不行。」

屬行動派的黃英琦,在過去 10 年策劃過不少民間組織,回應社會需求。眼看政府不重視本地文化發展,她於 1996 年與榮念曾成立香港當代文化中心,帶本地藝術家到外國交流,及後舉辦「香港在柏林」及「柏林在香港」,為本港首次民間籌辦、商界贊助的大型藝術節。

又見本地藝術教育「低層次」,孩子為了證書而學琴,大專新生藝術基本功不好,便萌生創辦香港兆基創意書院的念頭。那是本港唯一的三年制高中,學生除了學習一般高中課程,亦要修讀表演藝術、設計、視覺藝術、建築及城市設計。「創意書院可給年輕人多一條出路。有兩名學生,有藝術天份,但考試成績不理想,獲演藝學院的舒琪導演破格錄取修讀電影。」

後來,又籌辦「Make a Difference 創不同(MaD)」,模擬外國論壇,引導年輕人思考。時值 2008 年金融海嘯後不久,連港大畢業生也遭裁員,賺錢至上的價值觀粉碎,社會瀰漫著沮喪及迷惘。「其實只要給年輕人自由思考的空間,他們會迅速成長。論壇找來不同人物演講,告訴年輕人,精采的人生路不等於要發達。」

2012 年籌辦「The Good Lab 好單位」,為有志創辦社企之士免除租金壓力。「這裡有如大家庭,裡面的人有點瘋癲,自問可改變社會。大家不會只抱怨政府差、自暴自棄,而是想,既然社會問題多,我們著手去解決。」The Good Lab 得到恒基支持,租用星匯居商場 2 萬平方呎空間,首兩年免租。會員付會費後可享用「共用工作間」、參與講座、與會員分享交流。其中的社企尊賢會,參考台灣研究,設計適合老人的運動,並到各老人中心引入老人也可運動的概念。另一家「鑽的」,特地為坐輪椅人士提供電召的士服務,讓他們更樂於上街,活得有尊嚴。

跨界人脈
現在的黃英琦身兼多職,除了監督各機構,還兼顧律師工作、任大學講師、專欄作家。請教時間管理之道?她笑:「當一天能工作 17、18 小時。」她用 Blackberry 的技巧嫻熟,拍攝前化妝之際,示範了如何不看鍵盤覆電郵。

成就各種美事,人脈、資金不能缺。

她人脈廣,涉足領域遼闊,擔任灣仔區議會主席的時候,請來 Thomas Heatherwick 參與重建修頓球場,某年的 MaD 論壇,又請來著名的史丹福大學心理學教授 Philip Zimbardo 演講。「我覺得人脈擴展到某程度,很多偶然會發生,即英語的 'serendipity',無法解釋,好事自然走在一起。這是 20 多年的積累,跨界的成果,在我 30 多歲的時候做不到。」

但要富豪捐輸,想來困難。黃英琦說:「的確,部分富豪未醒覺,但並非全部。世界自從金融海嘯後出現新思潮:賺錢毋須賺到盡;企業做了壞事,無論如何行善也無法彌補。香港須從後趕上這思潮,有些富二代留學回來已了解到這點。或因為我背後的人脈,較易取得別人信任,願意投放資源讓我試一試。」

有年輕人比喻黃英琦,其任務好比不斷開墾荒地,畫地開花,開墾不斷。我說她也像水,澤披荒地成就多元滋長。她認為成功女性就該如此:「要不斷為社會作出貢獻。」

Text: Iris Ip
Portraits: Yu Man and Courtesy of Ada Wong
Art direction: Rubik Wong
Make up: LouisAndy(Willmakeup)

簡介
1981年
美國加州布蒙拿大學榮譽文學士畢業,主修外語。
1983年至1984年
通過英國法律學院普通專業試及律師資格最後考試。
1995年至1999年
出任市政局議員。
1996年
香港當代文化中心成立,出任總監至今。
2000年至2003年
出任灣仔區議會議員。
2001年
獲特區政府委任為非官守太平紳士。
2003年
香港大學教育碩士(教育行政)畢業。
2004年至2007年
出任灣仔區議會主席。
2006年
香港兆基創意書院成立,出任校監。
2009年
獲頒授嶺南大學榮譽院士。
2010年
「Make a Difference 創不同」成立,出任召集人至今。
2011年
獲頒授香港教育學院榮譽院士。
2012年
「The Good Lab 好單位」成立,出任召集人至今。
2013年
獲頒《旭茉 JESSICA》成功女性大獎。任藝術博物館諮詢委員會委員、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諮詢會成員、香港設計中心董事。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利德蕙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利德蕙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利德蕙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黃錢其濂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