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2 - 任詠華

0 SHARES

任詠華 Vivian Yam
香港大學化學系黃乾亨黃乾利基金教授(化學與能源)及化學系講座教授

工作是樂事
在香港從事科研工作,一向獲較少的關注,即使擁有驚人的耐力,也不代表能幹出成績來。從事化學研究工作20多年的香港大學教授任詠華,近年獲不少國際性獎項的肯定,證明她在光化學研究的影響力,但她卻不以為傲,「做學術研究不一定有收穫,我常說,一分耕耘,半分收穫已很好,得到認同只是錦上添花。」

作為一位成功的科學家,時間管理相信是重要元素。任詠華每天工作至少12小時,她認為是正常不過的事。涉及的工作範圍除基本的教學及行政工作外,還包括實驗研究、撰寫及發表論文,參與學術交流及為學系爭取撥款等。 另外還參與一些公職,並擔當一些機構的專家顧問。時間有限,故任詠華到外地參與學術講座也分秒必爭,輕鬆對抗時差。「因不想花太多時間影響其他工作,只好儘量縮短行程,試過到法國巴黎參與學術講座,星期二晚上機,星期四下午便回到香港,期間只有星期三大半天在巴黎當地逗留。」熱愛工作的任詠華卻不感疲憊,認為緊密的行程可省卻不少時間。

曾被歧視
任詠華自小愛數理科學,對天然及科學的知識有很大的渴求。然而,當年以一級榮譽畢業於化學系,她卻不是有計劃地成為科學家。「努力當然重要,但初時比較隨意,只知求學問是長期鬥爭,要不斷做、不斷累積。」直至跳級由學士升讀博士學位時,才真正明白到如何計劃將來,鎖定要研究的材料。這20多年,她努力鑽研的範疇包括無機化學、有機金屬化學、超分子化學及光化學等,這些名詞聽來難明,簡單而言任詠華近年致力研發的有機發光材料,是合成了多種新的分子功能材料,有節能及有更多色彩的效能,應用在有機太陽能電池、有機發光二極體 (即OLED) 顯示幕及固態照明技術。技術發展下來,可望用更便宜及可持續發展的技術去做,令產品更普及。

任詠華的研究在國際科學界早已廣獲認同,而於2011年更獲得有女諾貝爾獎之稱的L'OREAL—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傑出女科學家成就獎,正是表揚她在發光材料和太陽能創新技術方面的成就,5位獲獎的女科學家分別來自五大洲,任詠華是亞太區的唯一,她表示得到國際及同行的肯定當然開心,但她認為接受獎項能獲得更多人關注及支持在港的科研人員,這點才更重要,亦足以證明香港出產的女科學家絕不輸蝕。

雖然她不覺得女科學家的路較難行,但像她這樣土生土長的香港科學家,過去的確曾被看扁。「我在香港土生土長,不是從外地讀書回來,有時難免被戴有色眼鏡的人看輕,我雖不太在意,但這反令我提點自己要努力做出好成績來,不要有自卑感。當然女性幹出成績來,外人就會對你另眼相看。而基本上從事研究工作就要一早有心理準備前路會難行,因實驗工作非一朝一夕可完成,可能窮一生精力也未見成績。」在讀博士的時候,她也曾拿取獎學金到外地進修,眼界是大開了,但也同時發現自己的實力,「與外國人交流起來,發現自己也懂得別人懂的東西,我們的設施、儀器、技術、知識也站在高水平,自信心大增。」

實驗室不沉悶
任詠華自大學畢業後,就沒有離開過化學專業,看來像孤軍作戰的研究工作,任詠華卻從不感孤單。「做學術研究可以認識到很多朋友,包括不同機構及國家的人,到哪裡都有朋友。我的人緣也頗佳,可說是工作的意外收穫。」

中學畢業於拔萃女書院,完成學士課程後直接跳級完成博士學位,這位高材生卻從不怕蝕底。修畢博士學位後,任詠華曾在城市理工 (現為城市大學) 應用科學系工作,當時她為開荒牛,從課程設計、設備儀器到圖書館的第一本化學書,都是由她一手包辦找來的,她卻認為這是難得的經驗。1990 年她回到母校香港大學化學系任教,自2000年開始,她在任化學系主任的6年間,努力增強對研究方面的策略支持,及增加研究基礎設施,以為全系師生提供更有利科研的環境。「我的目標是希望研發出香港原創、卻又廣獲國際公認的產品及科研成果。」

長時間埋首於實驗室,外人總認為這是沉悶的工作,但任詠華卻樂在其中,經常因太投入工作而廢寢忘餐,到家人催促才下班。「以前未有孩子時,一星期工作6天,有時連星期天也回實驗室工作,我一點也不覺辛苦,反而十分享受。後來兩個女兒出生後,我才會在周日進行親子活動,但仍會將工作帶回家。」於修讀博士時相識、現職公務員的丈夫也曾從事研究工作,非常支持她,令她無後顧之憂。她強調,擁有今天的成就,全因家人的支持。「現在女兒踏入初中階段,我的工作可更具彈性。雖然有時也會感到內疚,但家人都習慣了,有時放假反而渾身不自在,女兒就笑我因為嗅不到實驗室的藥水味。」

對化學這門學問到達著迷程度,外人未必能理解,但任詠華早學懂與外界溝通的語言,「經常都會有人不明白我在做甚麼,所以公開講學我會調校用大家都能聽懂的語言。其實化學一點也不沉悶,日常生活中接觸到的事物,都可以用化學角度去解釋,例如吃雲吞麵加醋,在化學角度也就是中和作用。」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蔣瓊耳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蔣瓊耳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蔣瓊耳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陳芳

勇於接受批評
任詠華過去一直擔任博士生的導師,並為年資較淺的教師和學生提供輔導。她期望能引領新一代做得更好。而即使他們的學系可以得到較穩定的撥款,但直至目前,他們的團隊仍需不斷透過遞交計劃書而爭取更多款項,任詠華視之為鞭策自己及師生的挑戰。「我常跟學生說不要懷緬過去,即使是出自名校生,以前是考試狀元嗎?面對新學問、新研究,都要重新去學習,對自己做的實驗永遠抱持懷疑的態度。向前看,不回頭。而做科究更要保有一顆熱誠,永遠去求真。」

對於成功的定義,她同樣以科學家的角度去看,「成功的科學家必須勇於接受批評,要夠tough,不看重得失,因為可能做了無數的實驗也未能找到答案,所以必須以平常心面對。例如發表論文會面對很多專家的評語,好不客氣,我初初也會介意,但慢慢就會做更充分的準備,令自己的研究更具說服力。」

她感謝她的啟蒙老師、現仍任教於香港大學的支志明教授,教曉她為科研人員的正確態度,充滿自信去迎接挑戰。「要Open-minded,也要有專業道德,因為一個報告可能會受到很多人的質疑及挑剔,而我要做到的是先質疑自己。」

曾以38歲之齡當選最年輕的中國科學院院士,也是首位華人獲英國皇家化學會百周年講座獎及獎章,任詠華的事業路看似平坦,但她認為,這是因為她懂得用局外人的眼光看事情,「我是好理智的人,可以說是理智得很恐怖。面對很多事都可以抽身作局外人去分析。而且我做事從不後悔,因我認為決定錯了的事就要承擔,最重要是在錯誤中學懂下次聰明一點。做人最重要是不要斤斤計較,被『搵笨』也是學習,一分耕耘一分收穫是不可能的,即使有半分收穫已很好。以前我是羽毛球校隊,培養了拼搏的精神,亦有機會遇到失敗。學習失敗是好事,因為科研工作每天都有挫敗。」人生道理,不就是從無數的實驗中參透出來嗎?

任詠華至今仍十分享受教學工作,希望做到老、學到老,「教書可謂逼自己繼續學新知識,不斷upgrade自己,而透過與學生的接觸,我的心境也變得更年青。而通過教學的語言,我自己對有關課題也更能融會貫通。」她認為,能夠每天也對著自己喜歡的東西實在是樂事,享受自己的工作,就能活出有意義的人生。「我給自己的使命就是要研究出一些對人類有用、又能解決現有能源危機的成果。想到這個目標,我覺得每日都是新的開始。」

簡介
一直參與不少公職,身兼多個香港及海外基金評審委員會委員,包括歐洲研究資助局高級研究基金的評審委員會委員,並經常獲邀成為其他本地和海外大學的海外專家顧問或外部評委。她並擔任多個國際專業期刊的編委及顧問編委。

2000至2006年
為香港大學化學系主任,致力增強對研究方面的策略支持,增加研究基礎設施,力求為全系師生提供更有利科研的環境。
2002年
獲選香港十大傑出青年。
2005至2006年
以「過渡金屬炔基及硫屬簇配合物的分子設計及其發光性能的研究」獲「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首位華人獲英國皇家化學學會頒授百周年講座獎及獎章,同年獲香港大學「卓越研究成就獎」。發展中國家科學院院士及日本光化學學會亞洲及泛洋光化學科學家講學獎(Eikohsha Award)。
2007年
香港富布爾特傑出學人獎(Hong Kong Fulbright Distinguished Scholar)。
2011年
獲頒有女諾貝爾獎之稱的L'OREAL—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傑出女科學家成就獎。
2012年
獲頒《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大獎。同年當選為美國國家科學院外籍院士。
2014年
獲頒第四屆「中國化學會-中國石油化工股分有限公司化學貢獻獎」。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蔣瓊耳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蔣瓊耳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蔣瓊耳

《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 2013 - 陳芳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