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幸福嗎? 謝安琪

0 SHARES
幸福是一種心態,阿聰教曉我,未必一定要達到或得到某些事物才幸福。

要數娛樂圈的幸福女子,不少人會聯想到陳慧琳、楊千嬅,甚至李嘉欣、徐子淇……至於謝安琪雖然身為一線歌手,兼且家庭生活美滿,但人氣下滑、是非纏身,觀眾都相信她與「幸福」無緣。

經歷過事業上的高低、意想不到的惡意批評,Kay 從抑鬱症掙脫出來,覺得現在擁有另一層次的幸福,亦希望香港人明白,儘管這個世界很難找到快樂,其實幸福一直都在身邊。

老公教路

電影演出經驗不多的Kay,從《保持愛你》、《戀人絮語》的單元至《死神傻了》,再到《大追捕》,戲分愈來愈多,興趣亦愈來愈濃,可惜在音樂和電影之間,必須有所取捨。「平時做音樂工作已不夠時間,加上拍戲期間不能接海外工作,因此拍戲對於我來說是奢侈品,一年可以拍一部戲已很難得。」Kay雖然沒有受過正統訓練,但仍自覺演技有進步,原來多得老公張繼聰教路。「我很幸運地由客串開始,經驗愈來愈豐富,阿聰也幫助我很多,他有很多演戲經驗,教曉我用更輕鬆的方法去演繹,令我相信演戲很好玩。」而為了演活每個角色,Kay都會為自己的角色製訂一個人物小傳,讓自己更易投入。「我要了解她的背景經歷,才可更明白她的舉動。」

抑鬱的幸福

長期被負面新聞洗腦後,我們都好像相信張繼聰和謝安琪這一對必定是女尊男卑,但其實這位老公除了會教演戲外,更讓老婆從抑鬱症中重生。「可能由於是獨女,自小就很開心,但入行後開始受到測試,最初事業上有很多機會,然後結婚生子,樣樣都很順利,但後來的負面新聞愈來愈離譜,甚至影響到我的家人,有段時間我無時無刻都有幻聽,聽到很多聲音,心境很不安寧,沒有辦法好好吃飯,晚上難以入睡,又會無緣無故哭起來,後來得知是患了抑鬱症。最初我以為要靠食藥才會康復,幸好有阿聰開解,他雖然也曾經抑鬱過,但他是一個很樂觀和幽默的人,24小時都很搞笑,他看很多書和資料,有很多獨特見地,加上囝囝每天都很開心,他提醒我快樂其實很簡單,後來我漸漸停藥,即使有時情況不穩定,但很快就過去。」

說故事的人 嚴浩

說故事的人 嚴浩

說故事的人 嚴浩

愛是...... 梁詠琪

我以前的確比較慢熱低調,很少主動和人打招呼,現在已算作出了一個大改變。

改變習慣

原來Kay和阿聰由拍拖至結婚,多年來從未吵架過,兩人一起經歷過不如意事後,更得到另一層次的幸福。「幸福是一種心態,阿聰教曉我,未必一定要達到或得到某些事物才幸福。現在回想,雖然有不少負面新聞是捏造出來,但我也會自我檢討。我相信自己算是一個容易相處的人,絕對不難服侍,但同事跟我研究過,都覺得我的case比較奇特,很多人其實沒見過我,但就像隔山打牛一樣,由於不了解我,就有一個空間去想像,結果攻擊得愈厲害。我以前的確比較慢熱低調,很少主動和人打招呼,現在已算作出了一個大改變。」早前Kay更開始茹素,除了感覺心情平靜,更有不少意外收穫。「之前看過有關動物的報導,他們為了當人類的食物而很受害,加上我們的腸道其實很長,如果吃肉,會吸收很多毒素。早前我舉行演唱會,就當是一個測試機會,結果發現體力和之前沒有大分別,但很神奇地有很多其他改善,例如改善情緒、皮膚和腸胃,就連聽覺都更加敏銳,彈琴聽 chord 都更加準。」除了茹素,Kay每晚臨睡前都會用很慢速度呼吸,給自己很寧靜的空間,安定思緒。「這是應付壓力的好方法。」

分享紀錄

雖然張繼聰和謝安琪都先後因負面新聞而患過輕度抑鬱症,但當兩人面對兒子時,又立即變得充滿正能量。「教小朋友很講時機,他至今仍是一個很願意分享的人,很喜歡捐款,我每年都會將他的一半利是錢捐給慈善機構,今年就捐去鮮魚行學校,因為之前我為他們的學生拍過一條有關房的短片,兒子看後明白很多小朋友不是很幸福。去年他為電影配音,賺了第一份糧,我扮民主問他可否將他的利是錢和配音的酬勞捐出去,他很爽快地答應了。我特別為這些捐款拍照,讓他知道人生第一份糧是甚麼用途,記得我人生的第一份糧是全數給了我媽,因為賺到錢不是我本事,而是全靠家人多年的栽培。」Kay透露,爸爸經常提起她在兩歲多時唱過一首歌,當時爸爸很感動地哭了,這件小事令她明白到幸福可以很簡單。「我雖然不記得這件事,但這個故事說了30年,讓我明白到,這麼小的一件事就可以令人很感動。我現在也經常和兒子一起學習做一個更好的人。」非常喜歡小朋友的Kay,曾說過想多生幾個,但最近還是擱置了。「暫時沒打算再生,一來養育小朋友並不容易,我們不是選擇要不要小朋友,這是一個人的人生,是慎重的選擇。現在我有一個兒子也很好了,現在的科技如此昌明,過多幾年再生都可以。」

說故事的人 嚴浩

說故事的人 嚴浩

說故事的人 嚴浩

愛是...... 梁詠琪

繼續努力

由2006年起,和謝安琪做過幾次訪問,坦白說,感覺從來不好。

可能起步太快,身邊人過分照顧,加上性格使然,當事人根本沒機會深入接觸其他工作人員(尤其不是經常見面的雜誌記者),結果讓人感覺冷漠,甚至囂張。今次重遇,雖然Kay對一眾工作人員並不熟悉,但會熱情地表示「我記得你的名字」、「我們之前合作過啦」……無論孰真孰假,也讓人感覺良好。訪問中Kay坦言努力改變自己的慢熱性格,希望讓人認識到真正的她。今次合作過後,真心感到她的改變,至少成功改變「積累」多年的「壞印象」。Kay,繼續努力,讓我們有更多機會了解你吧!

 

Text: Lam Wing Kee
Styling: Roanna Lee
Photo: Eddie

Hair: Cooney Lai @ Queen's Privae i Salon
Make Up: Natalie Soo, Ki @ ND & Co

 

說故事的人 嚴浩

說故事的人 嚴浩

說故事的人 嚴浩

愛是...... 梁詠琪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