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事業女性如何平衡工作與生活

0 SHARES

JESSICA leaders forum Panel 1 討論會1: Making the Link between Work-Life Balance Practices 工作和生活的平衡 日期:2017年6月9日 時間:9:30am 雖然男女平等在香港的情況已比不少國家地區好,但女性在職場和家庭上的角色衝突,往往未能完全「人盡其用」,就此我們特別邀請了龐愛蘭女士(Ms Scarlett Pong BBS JP )主持討論會,請來幾位來自不同界別的傑出女性,分享他們如何在工作和生活取得平衡。

►以下是JESSICA leaders forum Panel 1 討論會足本重溫

 

大數據時代人人講IT 事業女性如何突圍?

大數據時代人人講IT 事業女性如何突圍?

大數據時代人人講IT 事業女性如何突圍?

葉劉淑儀: 做死夥計,恨死隔離。

主持人
Ms Scarlett Pong BBS JP
Chairman
The League of Health Professionals of Hong Kong

討論會開始時,Scarlett 首先提問女性在職場上面對的主要挑戰,發現現今的香港仍然存在不同程度的性別歧視,有些來自社會,亦有不少來自女性。

在不同範疇都有傑出成績的她表示,女性千萬不要給自己限制,只要有目標,一定會有方法達到成功,中途遇到幾多問題,其實都可以是機會;相信自己的心,成功就會步向你。我們每個人都是與眾不同,因此要相信自己。

大數據時代人人講IT 事業女性如何突圍?

大數據時代人人講IT 事業女性如何突圍?

大數據時代人人講IT 事業女性如何突圍?

葉劉淑儀: 做死夥計,恨死隔離。

Ms Nicole Denholder
Founder of Next Chapter: Crowdfunding for female entrepreneurs

根據彭博一項調查顯示,在2000多家初創企業中,只有7%的創投基金流入女性創始的公司。Nicole幾年前創立專為女性初創者提供眾籌的平台Next Chapter。在這幾年間,Nicole眼見一班女性想創業時,往往會遇到不少偏見,讓她更深切感受到當中的不公平。她表示,現今社會無論男女都總覺得女性不懂做生意,但事實並不如是。當世界正在改變,現在的體系其實更需要改變,之前有本著作名為Every Woman needs a wife,我認為a working woman 更加needs a wife,我是典型的工作媽媽,不時需要考慮如何平衡生活和工作,還記得我生下孩子時,當時不知道應否放棄工作,之後因為種種原因,我以十多年在全球資本市場的咨詢經驗,轉行去為女性眾籌,很開心見到很多有趣的人。

大數據時代人人講IT 事業女性如何突圍?

大數據時代人人講IT 事業女性如何突圍?

大數據時代人人講IT 事業女性如何突圍?

葉劉淑儀: 做死夥計,恨死隔離。

Ms Su Mei Thompson
CEO of the Women Foundation

一直相信「以往男性做到的事,女性都可以做到。」的Su Mei Thompson是婦女基金的創辦人。她認為,現今社會雖然仍對女性存有不少偏見,但樂見香港政府帶頭設立男性侍產假,正視性騷擾,以及以35%女性員工為目標。社會風氣和教育讓愈來愈多男人支持事業女性,在職男女比例愈來愈接近,但同時不少女性仍然對在事業上發展抱有懷疑態度。曾休工一年的她,放下25年的工作,和孩子好好生活,她很慶幸當年作出這個決定,但她眼見不少女性重返工作崗位後,總是感覺被排擠,從而失去自信,不少人更不敢提起曾經休工。她認為,大家不妨在CV上填下休工的時間和原因,加上以前的工作經驗,休工只會令你更有價值。不過,她亦重申,在我們要求社會和男性平等看待女性時,其實女性自己亦要作出改變,例如女性往往把照顧孩子責任攬上身,不讓男性在家務和照顧孩子上做更多,她認為要好好學習適當時間懂得放手。她說笑自己很幸運地的只需要睡覺4小時,可以在工作和生活上更好地運用自己的熱情。

大數據時代人人講IT 事業女性如何突圍?

大數據時代人人講IT 事業女性如何突圍?

大數據時代人人講IT 事業女性如何突圍?

葉劉淑儀: 做死夥計,恨死隔離。

Ms Winnie Tam
Former Chairwoman, Hong Kong Bar Association

資深大律師Winnie Tam是前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她笑言在這個傳統由男士主導的行業工作,雖然沒有老闆或員工的工作模式非常適合她,但她直接問大家,當你需要找律師時,你會願意找女律師嗎?真的想要女大狀代表自己嗎?
在法律界位高權重的她,坦言在追求男女平等的同時,現今女性卻仍然不敢走得太前,不少人擔心只顧工作就不是好媽媽,職場上亦有不少偏見,覺得有家庭的女性在工作上會不夠努力,女性往往被逼要作出選擇。她舉例,在剛入職法律界男女比例是一半一半,到中層時只剩下三分一女性,而在最資深的1000名高級顧問中,只有9%是女性。多年來,她看到不少女性在職場上做下去時,會漸漸失去自信,因此身為資深大律師的她,會對女性作出更多鼓勵。
她回想當年初為人母,都曾經在平衡生活和工作上作出掙扎,不知道如何當一個好家長,很想做好媽媽的本份,但不知如何入手,最困難的時候是兩名孩子上主流小學,孩子的功課壓力加上自己的工作,讓她透不過氣,幸好後來找來褓母確保小兒子每天在她下班前完成當天功課,自始家人的關係更好,壓力的減少不少。

大數據時代人人講IT 事業女性如何突圍?

大數據時代人人講IT 事業女性如何突圍?

大數據時代人人講IT 事業女性如何突圍?

葉劉淑儀: 做死夥計,恨死隔離。

大數據時代人人講IT 事業女性如何突圍?

大數據時代人人講IT 事業女性如何突圍?

大數據時代人人講IT 事業女性如何突圍?

葉劉淑儀: 做死夥計,恨死隔離。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