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活著就是精彩 鄺靄慧

0 SHARES

鄺靄慧醫生是乳癌專家,自大學實習開始已不斷接觸乳癌病人,多年來為無數患者及家人帶來希望,亦與患者同度傷心歲月。
疾病與健康,兩個相對面;猶如快樂與哀愁, 樂觀與消極, 交織成我們的生活。
我們問鄺醫生如何活得健康,答案與如何活得快樂同出一轍。

搭建心靈橋   周嘉旺

搭建心靈橋 周嘉旺

搭建心靈橋   周嘉旺

別要輸給自己 余翠怡

J : Jessica Ng      A : 鄺靄慧 (Ava Kwong)

J: 你是乳房專科醫生,並成立了香港遺傳性乳癌家族資料庫,收集乳癌基因數據,又推廣乳房健康的教育工作,你是否從小的志願就是做醫生?

A: 小時候有很多想法,現在已不太記得。在大學讀醫科的時候特別不喜歡病理科,看那些切片我經常看不出問題。我比較感興趣的是外科,可以親自動手參與,其實我自小特別喜歡動手製作東西,這一方面似乎跟小時候有一點關係。

J: 隨著閱歷增多,你對健康和疾病的看法有沒有改變?

A: 做了醫生這麼多年,我對健康和疾病的認識當然比以前更瞭解。有一件事我最想告訴大家,生病的時候更加不要過份擔心,因為情緒會影響治療效果。

J: 你是香港遺傳性乳癌家族資料庫的創辦人,今年是創會10年,當初成立的目的達到了沒有?未來有什麼大計?

A: 其實這10年間大眾對乳癌的認識增加了,電視報紙等媒體有更多報導,治療方法亦比從前大有進步。以前如果患上乳癌,基本上每一種方法的治療成效都差不多,並不容易醫好。但是今時今日很多乳癌患者都有適合的治療方法,病情輕的更能夠痊癒。

當初成立香港遺傳性乳癌家族資料庫是因為國際間缺乏比較系統化的華人乳癌數據,我認為這些數據有助科研和治療,所以成立了這慈善機構。在成立最初的5、6年,我們主要幫助香港人,重點是收集數據,留意到有些人會有基因突變,而基因突變令患上乳癌的機會大增。隨著科技的不斷進步,檢測變得更準確,而我們亦不斷改良檢測的方法,令檢測更加快速和準確。

10年過去,今日有新的科技幫助大家,更快分辨出患者及患者家屬是否有高危的突變基因,從而及早預防和監察,對患者和家屬是一件好事。這一方面我感到很開心,因為最難做的就是基因研究。可能沒有人想過,基因研究不像臨床診治或做手術那樣能即時見到改變,但是做遺傳性基因變化的研究,就可研究為何這種病的發病率愈來愈高,特別是部分小孩子都會發病。

醫學界發現擁有BRCA1及BRCA2突變基因,乳癌風險可增10倍,卵巢癌風險更增50倍。男性亦可帶有突變基因,一旦擁有,乳癌風險亦增60倍。基因會世代相傳,每名突變基因患者,其家人會有半數遺傳高致癌風險基因。因此鄺靄慧更加努力在香港遺傳性乳癌家族資料庫上的工作,只因愈早發現癌症,治癒效果愈理想。

搭建心靈橋   周嘉旺

搭建心靈橋 周嘉旺

搭建心靈橋   周嘉旺

別要輸給自己 余翠怡

Angelina Jolie 切除乳房之後

J: 之前Angelina Jolie因帶有BRCA1突變基因而進行預防性雙乳切除手術,這件事在全球引起廣泛迴響。這件事之後,有沒有同類基因的女性向你要求進行乳房切除手術,以減低患上乳癌機會?

A: Angelina Jolie的家族有乳癌史,她本身亦有這個突變基因, 所以她決定接受預防性乳房切除手術。這是一種對抗乳癌的方法,亦是她自己的決定。她把乳房切除,真的可以減低患癌風險,可以降低90%,但這方法只是比較高風險的人才會考慮,並非所有人都需要,因為做手術也有做手術的風險。而且,沒有了乳房,對於病人本身亦是一個很重大的改變,因為(手術後)要重建新的乳房,乳房不是自己原來的,身心要適應,而往後亦不可能餵母乳。

這件事當然帶來了一些影響,有更多人想去進一步認識乳癌。不過,我並沒有遇上因這件事而提出要進行預防性雙乳切除手術的要求,畢竟中國人的思想始終保守,不像美國。美國人對癌症的感受與我們並不完全相同,很多癌症患者即使痊癒了,仍會被稱為癌症康復病人,對於部分人來說,這是一個標籤,他們不喜歡。

J: 假如你是 Angelina Jolie, 會作出與她一樣的決定嗎?

A: 帶有BRCA1基因的話, 有機會患乳癌和卵巢癌, 如果我是她,我會做的是切除卵巢,因為在卵巢檢查技術方面還未能做到在早期發現卵巢癌,所以一般卵巢癌都是在晚期才被發現,難以治療。而且,這基因存在的話,卵巢癌的發病率高。至於乳房切除,我會再多作考慮。因為今時今日的乳癌檢查技術能在初期發現到乳癌,及早進行治療的機會較大。

J: 以你的專業意見,要預防乳癌,哪三項事情或生活習慣必須遵守?

A: 第一,不要去逃避。很多人覺得乳癌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也不會發生在自己家人身上,但事實並不如此。想要身體健康,就要多運動。我建議至少每星期做一至兩次帶氧運動,簡單如跑步或走路。第二,是飲食。坊間有很多不同說法,說某些食物會增加患乳癌的風險⋯⋯其實真正增加患乳癌的因素是肥胖,所以不要吃太多脂肪性食物,煎炸、高脂食物都不宜。有人問我,是否不應吃雞翼或雞頸?據說打針雞都是在這些部位打針⋯⋯我並不清楚雞農怎樣養雞。有人說,吃有機雞安全吧?但我們也聽過市面有假的有機認証。所以,很難判斷。我只能確切說,雞皮因為高脂所以要防止乳癌應避免進食。一般來說,我對病人的忠告是每一樣事情適可而止。譬如有人問黃豆有植物性雌激素,可以進食嗎?我會說適度進食豆腐,豆漿等沒有問題,但如果經常大量進食,譬如服食補充劑則不宜了,因為成分高度濃縮,容易攝取過量植物性雌激素。第三,乳癌跟女性荷爾蒙有很大關係,生育有助減低患乳癌。懷孕時身體荷爾蒙會變化,哺乳使女性荷爾蒙增加,對乳腺有好處,有助於預防乳癌。理論上懷孕次數愈多,患乳癌機會也愈低。所以當你避免高脂飲食,有子女,適當運動,都是預防乳癌的好方法。

近年運動成風,香港的在職女性亦愈來愈熱衷做運動。鄺靄慧喜歡做運動,Pilates、舞蹈、瑜伽等,每周進行。事業女性不管多忙,最好把握機會多做運動,或簡單如趁上班下班,午餐時間,把握步行機會,也是一種比較容易實行的帶氧運動。

搭建心靈橋   周嘉旺

搭建心靈橋 周嘉旺

搭建心靈橋   周嘉旺

別要輸給自己 余翠怡

繼續下去

J: 你在乳癌方面的工作非常廣泛,由臨床診治,到培育醫生,向大眾推廣關注乳癌資訊,從事基因數據收集和研究⋯⋯現在所做的事情令你覺得滿足嗎?

A: 我的感受是研究工作做得愈長,更願意去做。因為隨著資料庫的資料不斷增加,能夠幫到的人愈多。資料愈多就愈容易成為參考,國際間也可以根據這些資料進行相關研究,尤其是遺傳病的研究。在這十幾年的過程中,發現基因突變帶來的疾病很多,譬如 TP53 基因突變會增加乳癌發病,母親有這基因突變,其孩子患白血病的風險亦增加,這促使我們與兒科醫生研究治療方法。我們目前仍然主力做女性乳癌基因突變的檢查,不經常做孩子方面的基因檢查,但如果病人家裡有孩子,我們通常會替孩子一起檢查,了解孩子有沒有這方面的遺傳問題。

J: 到目前為止,最令你引以自豪的成就是什麼?

A: 能夠為病人治病,以及進行乳癌研究,這兩件事都令我很滿足。更自豪的是,教導學生和後輩醫生,眼見他們從零到學有所成,再投身醫療界幫助病人,都是一件很有成功感的事。多一個好醫生,就能夠救更多人,特別自豪。

J: 對於年輕的醫生學生,你有甚麼要求?

A: 其中一件我最想傳授給年輕一代的觀念,是他們要明白,唯有努力,才會有顯著進步。此外,亦不要凡事斤斤計較。有時你幫人,有時人幫你。這是我十多年來在醫療界工作的體驗和生活體驗。我也經歷過家人患病的時候,亦親眼見到乳癌病人康復後整個人生觀改變了,從此變得豁達和開懷。他們康復後總愛說,為甚麼自己從前脾氣這樣差,非常急躁和執著。康復後,他們的性格自自然然變得隨和,更珍惜自己,以及身邊人。

J: 在努力的過程中,總有失敗的時候,你是如何面對挫敗呢?

A: 這樣說吧,即使是自己最喜歡的工作,過程中也會遇到不喜歡的事情。世界上沒有任何一件事情能完全如你所願的發生,難道無法達到目標就不開心?失落?做人不應該急於求成。有時候問題解決不了,我會暫時擱下,或者做一做運動,有時運動後反而更容易想到解決方法。

搭建心靈橋   周嘉旺

搭建心靈橋 周嘉旺

搭建心靈橋   周嘉旺

別要輸給自己 余翠怡

不輕言放棄

J: 你身兼多職,你是怎樣管理時間,處理龐大的工作量呢?

A: 平均來說我每日大約睡4、5小時,其他時間就是做研究、做醫生的工作。另外亦會留時間做運動,每星期給自己固定的休息放鬆時間,如跑步、Pilates、跳舞和瑜伽。我經常到外地教學或開會,我習慣在上機前準備好所有文件,在飛機上就全情投入地看電影或者聽音樂來放鬆自己。

J: 你是一個很喜歡學習的人,現在正在學什麼?

A: 我的確很喜歡學習。結婚第一件禮物就是買了一台鋼琴呢!現在因經常去日本教書的關係,又令我重拾學日文的興趣,就在網上自學,時間比較靈活。

在醫療工作上亦經常有新挑戰,新學問。數年前接觸過一位小朋友病人,開始時還以為是媽媽遺傳突變基因,結果發現原來是爸爸遺傳了該基因,原來男性也會攜帶突變基因,他不會發病,但會引致後代患上乳癌。這些都是在意料之外,所以在醫療過程中會發現很多意料之外的事,很多新的事情,經常需要不斷提高自己學習意識。

J: 對站在十字路口的年輕一代,有什麼勉勵的話?

A: 以我個人經驗為例,不論做醫生,或是做研究,都會遇到很多困難。有些事情想做未必一定能做得到,做不到的時候,就會覺得為什麼世界要這樣對自己?但其實如果你能繼續努力的話,下個機會正在等著你。

搭建心靈橋   周嘉旺

搭建心靈橋 周嘉旺

搭建心靈橋   周嘉旺

別要輸給自己 余翠怡

鄺靄慧

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助理院長(發展及知識交流)/ 外科學系臨床副教授及乳腺外科主任 /香港遺傳性乳癌家族資料庫主席

1999至2002年     加入廣華醫院任職於乳病中心;加入香港大學外科學系乳腺外科。

2005年   往美國史丹福大學醫學院研究乳癌基因,並獲得該大學院士銜。

2006年 發現全新的BRCA 2基因突變,獲香港國際腫瘤會議頒發「青年研究員獎」。

2007年 在國際外科學會之國際外科會議周獲頒「國際乳腺科最佳醫學文獻獎」。同年重返瑪麗醫院,另成立香港遺傳性乳癌家族資料庫,並出任主席。

2008年   獲全球華人乳癌組織聯盟提名為顧問;再度獲得「青年研究員獎」。

2009年 擔任香港外科醫學院Women's Surgical Chapter的始創人及主席,美國婦女外科醫生協會國際委員會主席。同年獲頒《旭茉JESSICA》成功女性大獎。

2011年   香港外科醫學院首位女性委員。

2013年   出任香港大學醫學院外科學系臨床副教授、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助理院長(發展及知識交流)。獲香港大學醫學院哲學博士。成為香港食物及衛生局癌症事務統籌委員會成員。

2016年   新書《愛是最好的療癒》出版。

Photo: Raymond     Special thanks to Jess from Urban Decay (for Ava Kwong's makeup) and

Franco for La Mod (for Ava Kwong's hairstyling)     

Location: Shelter Italian Bar and Restaurant

搭建心靈橋   周嘉旺

搭建心靈橋 周嘉旺

搭建心靈橋   周嘉旺

別要輸給自己 余翠怡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