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胡仕琦 不是Z世代

0 SHARES

出生於後90年代的胡仕琦(Seraph Wu),本應被歸類為Z世代(Generation Z),深受網絡及科技產物的影響。但這位港大醫科生很另類,上課愛用紙筆做筆記,又愛看印刷的書籍。愛學習接觸新事物的她,除了學業,還不忘抽時間進行感興趣的科研,和為有需要的人服務。

孫穎 星座談情

孫穎 星座談情

孫穎 星座談情

【四眼CUE后吳安儀】又贏波喇!帶病上陣衛冕 3度成世界一姐

J:Jessica Ng
S:胡仕琦(Seraph Wu)

J:我去年因為溜冰令腳部受傷,足足花了3個月才復元;最近又因為這運動弄傷了手。
S:你很熱愛溜冰?
J:我是跟女兒一起參與的。小時候很想學溜冰,但一直沒有機會。所以你要趁還年輕,有甚麼想學就要盡快去學。
S:但我很容易跌倒,經常無緣無故跌親。
J:不是很嚴重吧?
S:只是流血,慶幸還未試過斷骨。
J:所以你更要多做運動。當我踏入某個年齡階段,就愈加注意自己的身體狀況,要好好愛錫自己。有時都會擔心,將來年紀再大,受過傷的地方會否出現後遺症。
S:我現在會去健身中心做運動。
J:為甚麼不參與一些團體運動?似乎比較有趣。
S:我自問並不精於運動,很擔心會連累別人,所以寧願做個人的運動。

喜愛紙張

J:好想問你一個問題,你每天放在facebook上的時間有多少?
S:現在大家都不用facebook了。
J:噢,對,是snapchat。
S:還有instagram。通常一有空就會「碌」下。
J:兩個小時?
S:唔,應該有吧。有時搭車會望下。
J:現在返學,還有沒有課本?
S:現在都是powerpoint,但我會print出來。
J:太好了,你沒有放棄紙張。
S:我很討厭睇電腦的。我喜歡做筆記。
J:我小時候的志願是做醫生。讀醫是很需要擁有圖像記憶這本領,而我正正最強就是這方面。
S:我也是。
J:但這個年代,就連睇新聞都是在手機上,令我無法將資訊、知識記住。
S:我很同意,overview對我很重要。但我見到很多同學都很厲害,可以在電腦上背熟整個powerpoint。
J:當我讀法律的時候,遇上open book考試,我會將一張畫了我的mind map的圖帶入試場,我的腦袋才能有效運作。對我來說,網絡世界完全不沒框框,令我很缺乏安全感。我無法理解這個年輕世代是怎樣讀書的。
S:我也是屬於較守舊的世代。雖然我生於1997年,但小學年代smartphone還未普及。當我上到高中,低我一屆的年級已獲學校派發一人一部ipad上堂。
J:繼續跟你談閱讀。最近有沒有讀過甚麼跟課本無關的書籍?
S:是一本名叫《活著為了講述》的自傳,作者是哥倫比亞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當中描述是許多哥倫比亞的歷史和文化,我想從中了解他的經歷,如何啟發他寫出如此優秀的作品。
J:你曾經讀過他的其他作品?
S:沒有呀,但我對於跟歷史和戰爭有關的書籍,特別感興趣。

孫穎 星座談情

孫穎 星座談情

孫穎 星座談情

【四眼CUE后吳安儀】又贏波喇!帶病上陣衛冕 3度成世界一姐

義務大學生活

J:不經不覺,你讀醫已第3年。當了3年大學生,最難應付是甚麼?
S:學習上,我並不覺得艱難,反而是因為大學的時間表很自由,很講求學生的自律,安排上課以外的學習和做功課時間。每年只有一次大考,將全年百幾個lecture學到的一次過考核,不像讀中學時每星期都有測驗,迫著我每幾課就要溫書;當平日沒好好安排溫書時間,要一次過將全年讀過的記住,的確辛苦,慶幸我有short-term memory這本事,總算能成功過關。但經過之前的教訓,現在已有所改善。

J:不如講多些你的大學生活。
S:讀書、上莊、拍拖、住hall和做part-time,是大學生必做的5件事。而我,就做了前3件事。因為我將住hall和做part-time的時間,變成做義工。我加入了聯合國香港兒童基金會(UNICEF),參加了一個名為「學校講者」的活動,巡迴多家中小學,跟學生分享甚麼是兒童權利,又或者世界各地跟兒童有關的議題。
J:為甚麼選擇UNICEF?
S:我總愛挑戰自己,在學校告示板上見到這個活動要招募義工,覺得很有興趣,便加入了。藉著這些講座,除了讓中小學生知道更多,我也從中有所得著。除了在香港,大學第一和第二年的暑假,我都參加了海外義工之旅,先後去了尼泊爾和蒙古。尼泊爾那一次,是跟一些醫生同團去了一處相當偏遠的落後村莊,設立短期診所,為有需要的人義診;至於蒙古之旅,就專誠去一家孤兒院教小朋友英文,藉著上課和遊戲,跟他們建立了感情,回到香港之後,我們仍可以facebook聯絡。很多人都覺得這些旅程只能一次性助人,但其實也是可持續付出愛心的,藉著跟他們分享自己的生活,也可令他們見識更多。
J:每次旅程有多少日?你能接受尼泊爾的衛生情況嗎?
S:大概兩星期,足以讓我們融入當地人的生活。的確好落後和污糟,我們住進在教堂內搭建的帳篷,大家都蓆地而睡,而沖涼是在露天的地方,四面圍著鐵板,我們通常是在完成每日服務大概黃昏的時間便沖涼,因為晚上會太冷。而廁所爬滿了蛇蟲鼠蟻,很恐怖!又相當的臭;我每次都是閉上眼走進去,很快就逃出來。初時,真的接受不來,但慢慢地便習慣了,亦覺得既然當地人都能在這樣環境下生活,為何我做不到?開始時我一定要穿上波鞋上廁所,到後來已可穿人字拖如廁。這次經歷,令我發現自己原來也能抵受如此惡劣的生活環境。我也發現,當兩星期無法使用網絡,感覺原來很好!

好奇心不減

J:是否自從入了大學,便沒有再參加一些科研比賽?
S:的確是,因為這幾年都專注在讀書和做義工。但今年暑假,希望可跟一位眼科醫生進行研究,關於眼疾和一些由糖尿病引發的迸發眼疾。我一直對於這位醫生所做的研究很感興趣,亦想從中獲益。若果從研究中有所發現,也許會在醫學會議上發表,也有可能參加比賽。

J:從小對任何事都有一份好奇心,並沒有因為功課太忙、性格改變而減少?
S:有人會認為讀醫將來只有一條出路,為甚麼還要浪費時間做其他事情?我卻不認為是這樣。而且,我是貪新鮮的人,小時候學琴,中學學古箏和法文,大學再學西班牙文。我其實也有興趣跳舞,偶爾也會做蛋糕。
J:你還說有「上莊」。哪裡來這麼多時間?
S:我參加的是特別行政區傑出學生聯會,集合了不同大學的同學。我們主要負責為中學生籌劃一些關於領袖訓練又或是職業輔導的活動。亦以傑出學生的身份去不同中學作分享。
J:剛才你也透露了正在拍拖。
S:大學生一定要拍拖的。我們是醫科同學,這樣很好,可一起溫書,有甚麼不明白的地方都可問他,最重要是大家目標一致,可互相鼓勵。

J:自從成為大學生後,最大的改變是甚麼?
S:比以前謙卑了。升上中六後,已是大師姐,又在一些比賽中拿了獎,會覺得自己比其他人優秀,是尖子。但升上大學後,再加上入了醫學院,同學們都是他們母校之中最傑出的;此外,大學的環境不再像中學時要互相競爭,不用像以前那麼進取和有野心,反而看到其他同學比我優勝的地方。

Text: Helen Leung
Photo: Raymond Chan & Courtesy of the Interviewee
Special thanks to Conrad Hong Kong for the location loan

孫穎 星座談情

孫穎 星座談情

孫穎 星座談情

【四眼CUE后吳安儀】又贏波喇!帶病上陣衛冕 3度成世界一姐

孫穎 星座談情

孫穎 星座談情

孫穎 星座談情

【四眼CUE后吳安儀】又贏波喇!帶病上陣衛冕 3度成世界一姐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