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Draw My Way 畫出真我

0 SHARES

庸碌一生長短都一樣,你有甚麼夢想?
將喜歡的插畫變成專業也許是不少人的答案,幸而在這個看似不歡迎理想的年代,
我們開始看到愈來愈多名字配上插畫家的職稱,驕傲地抬起頭來。
Joe Lam是其中之一,一見難忘的畫風與主流的畫家顯而不同,
但她仍在這少人來往的路上,繼續勇敢畫下去。

你好,我是原始人!The Flintstones Gentleman

你好,我是原始人!The Flintstones Gentleman

你好,我是原始人!The Flintstones Gentleman

星級教練之煉成 李婉芝

如果要用一個詞來形容Joe的作品,我會說是「動人」——別樹一格的線條勾劃著女性的一顰一笑,不嘩眾亦能取寵。自小就喜歡畫畫的她,最常畫的主題是女性,「我覺得女性的臉部和身材線條都很優美,特別是一個眼神就能決定表情,比男性有更多的發揮!每次從雜誌或網上看到型格的女性,構圖便會自然在腦海浮現,不其然就會動手畫起來。」

你好,我是原始人!The Flintstones Gentleman

你好,我是原始人!The Flintstones Gentleman

你好,我是原始人!The Flintstones Gentleman

星級教練之煉成 李婉芝

真文青的創作之路
畫作登場的女性花枝招展,背後創作的Joe卻予人文青之感,自言較怕生不擅交際的她開始插畫近10年,全因「喜歡」這個心情。「2014年因為健康因素,亦想照顧年紀尚小的兒子,因而辭退雜誌設計師的正職,從此開始接下freelance工作,同時做手作和畫畫。多年來摸索自己的畫風,從graphic畫法一直嘗試,現在算是確定了強調筆觸的風格。摸索途中當然要多試多看,當中深受David Downton的影響,他的畫只須寥寥幾筆便能描繪出女性的個人特質,有時更不是畫出完整的臉或人,卻是滿滿的女性美。」潛移默化之下,Joe的作品確實與David有幾分相似,但相對他畫中的撫媚,她筆下的女性則多一份堅強和無言的意志。「我比較追求筆觸的展現,而用色也比較豐富,雖然現在多用電腦作畫,但偶然亦會回歸基本用手繪,畢竟有些筆觸是電腦做不到的。」

你好,我是原始人!The Flintstones Gentleman

你好,我是原始人!The Flintstones Gentleman

你好,我是原始人!The Flintstones Gentleman

星級教練之煉成 李婉芝

夢想與麵包之間
在香港以興趣為工作,當然不是易事。「為了令自己的畫風更多元化,我也樂於嘗試新事物,所以客戶的要求亦是很好的練習。例如我較常畫女性的close up,但雜誌插圖不時希望能以全身畫出整套時裝outfit,最近加緊練習中。不過,有時候客戶並不是想要我的風格,只是想找個人模仿外國某artist,就會讓我覺得這就是香港,與外國的習慣不同。」但默默耕耘總有收穫,最近Joe就辦了第一個畫展。「第一次辦畫展時首次挑戰大型壁畫,本以為自己未必應付得了,但畫起來又意外地得心應手。辦畫展這件事令我既開心又很擔心,生怕除了朋友沒有人會來。幸運地我也得到別人的支持,有些支持者還說從Yahoo! blog年代已經留意我的畫作,令我覺得很感動和感思,這次畫展對我意義非常重大。」

你好,我是原始人!The Flintstones Gentleman

你好,我是原始人!The Flintstones Gentleman

你好,我是原始人!The Flintstones Gentleman

星級教練之煉成 李婉芝

打開Joe的Facebook專頁,「Everyday is chill out day!」這個名字既容易記住又有態度,除了畫作還看到她挑戰手作飾物等平面以外的創作,事實上平時Joe是過著怎樣的chill out生活?「在香港生活實在很難做到 chill out,目標是將來我能夠靠畫自己喜歡的畫作,做自己喜歡的手作和accessory 過日子。」

[Profile]
Joe Lam
香港土生土長的插畫家,於觀塘職業訓練局設計系畢業後投身雜誌業,曾任平面設計及美術總監。插畫作品曾於《旭茉JESSICA》等雜誌刊載,近年成為全職插畫家,並開始設計及手製首飾,成立自家品牌「Everyday is chill out day!」。

Text: Candy Cheung
Photo: Wan Sze Chuen & Courtesy of Interviewee

你好,我是原始人!The Flintstones Gentleman

你好,我是原始人!The Flintstones Gentleman

你好,我是原始人!The Flintstones Gentleman

星級教練之煉成 李婉芝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