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陳婉婷 我的最愛

0 SHARES

俊男自然深得女性歡迎,多年來,即使萬人迷碧咸已為人夫及人父,仍然是無數女性的偶像,當中不能不提東方足球隊教練陳婉婷(花名牛丸),亦即是香港有史以來第一個擔任頂級聯賽球隊的女教練。予人男仔頭印象的她一提起偶像,馬上變得很少女,雖然自問不會追星,但小小心願始終離不開「希望能見到他的真人啦!」

J:Jessica Ng   
C:陳婉婷

牛丸唸中一時開始看足球,很快便被碧咸的外表吸引,亦很快發現他是「好波之人」。這位英格蘭的球壇英雄,也從此成為了她的偶像。因為他,她不斷追看曼聯、英格蘭的球賽,亦從不錯過英超的比賽。經過一段時間浸淫,牛丸愈來愈發現足球的吸引力,因而跟父母說想學足球,卻不獲批准,認為女孩子不應該踢波;直至升中四那個暑假,她鼓起勇氣冒充媽媽的簽名,終於成功參加了暑期足球訓練班,一踢便到現在。

J:你小時候是否比較男仔頭?
C:我覺得我是偏向男仔頭的,回想以前,或有時候聽屋企人提起,小時候我已不愛玩公仔,我覺得Barbie很恐怖!

J:我都覺得Barbie很恐怖呢!
C:我總是覺得她會半夜出來跳舞的。

J:哈哈哈哈!
C:我反而會同哥哥摺紙波,將報紙渣埋,用膠紙綑住,就在家裡踢。我們以前是住公屋的。記得又試過30幾度戴住頂冷帽扮飛虎隊,又或者落街玩捉迷藏。至於文靜的活動像畫畫,就好少會做。

J:即是不會跳芭蕾舞?
C:我記得家人曾為我報名學芭蕾舞,但印象中試玩了一堂便沒有繼續,很不喜歡。

Susanna Soo   設計師的真實生活

Susanna Soo 設計師的真實生活

男女大不同
2015年12月,牛丸正式出任香港超級聯賽球隊東方的主教練,成為首位香港職業足球會的女教練,更獲健力士世界紀錄確認為全球首名獲得男子職業聯賽冠軍的女主帥。由此證明,歷史悠久的足球運動早已被定性為「男性」的運動,儘管近年女子足球受注目的程度已日漸提高,而牛丸打從2007年起便是沙田體育會女子足球隊成員,不經不覺已逾10年。然而,一個並非職業球員出身的女子,卻能成為一支具份量的職業足球隊的主教練,對於她來說,大抵不會是容易駕馭的事情吧。

J:有沒有遇過球員質疑你這個女仔做教練?
C:我覺得一定有,分別只是,會否宣之於口。因為就算我自己,剛開始時,心裡面都有一萬個問號:點解我會是主教練?我真的做得來嗎?我會否負累了球隊?那時候壓力相當大。所以,完全能理解外人和球隊有同一個問號。但我覺得,很多問題不是得把口就能解決,你要有行動,要跟大家一起經歷一些事,球員才能感受你究竟是否適合當一位教練,有否為球隊花心機。所以開始時,我沒有胡思亂想,只集中專心做好份內事,希望球員能感受大家都是向著同一個目標進發──就是取得好成績。慢慢地默契便建立起來。

J:又有否遇過甚麼尷尬事?或者因男女有別,有些事情你無能為力?
C:始終男女思考的出發點,又或待人處事天生都一定不同,當我擔任教練時,要處理球員的情緒,或者想了解他們想法都比較困難,我便會借助助教,又或者自己行前一步,多些跟他們傾偈,嘗試了解他們想法;再加上我並非職業球員出身的教練,不是踢了多年波出身的,要了解他們就難上加難。慶幸身邊的人都很幫我,球員亦相當專業,很尊重教練這個身份。遇過球員發脾氣,或比賽時有情緒,是人之常情,我自己都踢波,很清楚一定會有發脾氣的時候,因為你有要求,就會?自己,或者?隊友,以前會不懂得如何應對;講粗口、打交一定我輸,唯有慢慢觀察,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性格,有些要?,有些要硬對硬,盡量配合每個人不同性格來處理。
說到尷尬事,足球比賽時,每隊各自有一個更衣室,而不會有男女之分,所有人都擠在裡面,全隊基本上得我一個女性,人家會問我是否很尷尬,大學畢業初入球圈時,確曾感到尷尬,久而久之,再加上只要清晰自己作為教練的身份,就不會有甚麼奇怪的感覺。我經常講笑,很多球員都很靚仔,我乜都睇晒,蝕底是他們不是我。

J:哈哈,的確是。
C:朋友都好奇:你咪乜都睇晒?我答,係呀係呀,但都係咁?,無咩特別,哈哈!事實上,球員亦不會刻意在我面前換褲,大家都懂得互相尊重。

J:跟球隊有沒有過感動的時刻?
C:有啊!最感動是跟他們一起在2015-2016年度取得港超聯賽冠軍,因為是每支球隊最夢寐以求的目標。那年,我接手做主教練半季,坦白講,真的好驚,好大壓力,好彩慢慢經營,我們又接連贏波,最後還取得冠軍,那一刻,我完全來不及反應,有如在夢中的感覺,完全想像不到竟然發生在我身上。
每隊球隊都必有順境逆境,不可能是長勝將軍,有時輸了幾場波,我會很低落,反而球員會主動來鼓勵我,或者以行動讓我知道,他們仍很支持教練又或者支持球隊繼續努力;以男人角度,他們很少會講出口,但他們的一些舉動,你會感受得到,我已很滿足和開心。

Susanna Soo   設計師的真實生活

Susanna Soo 設計師的真實生活

踢波最快樂
足球教練這專業,對於一般人而言也許很陌生,究竟一位教練每天的工作是甚麼?職場前景又是否如我們想像般「無前途」?

J:一個正常的工作天是怎樣的?究竟一個足球教練是做甚麼的?
C:通常我早上8時前便出門上班,因為大部分訓練都是早上9或者10時開始,練波到大概中午,如果下午沒有健身或球隊team meeting,可能一起午飯後便解散。回家之後,就會處理一些球隊文件,或者剪片的工作;再有餘下時間,我現在有為電視台講波,就要回辦公室,又或者踢波之類。

J:踢波?跟甚麼人踢?
C:女子足球囉,我們會參加聯賽的。升中四時正式開始踢波,因家住沙田,就踢沙田體育會女子足球隊,期間也有踢大學隊或者香港隊,但沒有離開過沙田這個球隊,至現在,不經不覺已十幾年。基本上,每個禮拜有兩日練波,球季開始後,每星期有一場比賽。

J:即是一個禮拜踢兩三次波?
C:差不多,但因工作關係,我未必能全部出席。對我來說,踢足球是最開心的事,所以會盡量抽時間。若果飯聚和踢波二選一,我一定揀踢波。

J:如果非常喜歡足球是10分,你會打幾多分給自己?
C:當然是10分啦。

J:沒有一個時期是低於10分?
C:自從入行以來,都沒有。坦白說,這一行一定有很多困難挑戰,要繼續走這條路,視乎你有多熱愛它。我向來都是以享受的心態在這個圈子裡工作。曾經有幾次想過轉行,但我知沒有其他工作能像足球般令我這麼快樂。

J:想過轉做甚麼?
C:因為經常要面對散班情況,就類似一間公司執笠,過去我試過3次,每次都好沮喪,好想放棄;但每次開始搵工,像考政府工,又或者考慮再進修日後做老師等等,就會遇到伯樂,請我去其他球隊之類。所以,我會隨緣。

Susanna Soo   設計師的真實生活

Susanna Soo 設計師的真實生活

J:其實教練的前景怎樣?
C:教練這條路,可以行許多年,例如現在我做助教,遲些可能想再做主教練,或者擔任球隊不同角色;目前我亦有兼職做教練導師;亞洲足協亦有一些關於技術分析的任務,我都有幫忙。再長遠一點,年紀大了不想再踏足球場,就做一些行政的工作,或者策劃和組織的工作。

J:沒有想過踏出香港嗎?
C:當然想,這會是我未來的目標,但一切看緣分吧。若非洲那邊自我招手,我都可能會一試,我最希望去外面見識。自從主動提出離任東方主教練,是因為想專心讀書,我正修讀一個Pro License的課程,即是教練牌的最高級別,要到外地上課,所以這陣子經常要離開香港,每次要離開十多天。我希望今年底前取得這個牌,就認真思考未來的路向,例如想外闖的話,有哪些適合的機會。

Text: Helen Leung
Photo: Raymond Chan
Special thanks to MiU Training Hub for location loan

Susanna Soo   設計師的真實生活

Susanna Soo 設計師的真實生活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