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陳芳 求生的體驗

0 SHARES

骨子裡喜歡挑戰的陳芳(Judy Chan),一直嘗試突破普通人沒法瞭解的新挑戰:美國大學修讀心理學和女權研究,之後卻把酒莊事業做得有聲有色;更大膽起用一班年輕人一同打拼。對她而言有效的減壓方法,是用跑步激勵自己,「我是思想活躍型,很喜歡作新嘗試,練長跑是自己鬥自己,跑步時經常有兩把聲音在腦海中,一個叫我繼續跑,一個叫我放棄,那是很好的思想鍛鍊。」今年4月,她完成了世界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巡迴賽其中一站Sahara Race,在茫茫大漠中魔鬼式生活並跑步,是種甚麼樣的體驗?

J:Jessica Ng
C:陳芳Judy Chan

J:你每天都會跑步,是甚麼時候開始這習慣?不跑步的一天會有甚麼感覺?
C:其實我很喜歡下雨時候跑步,很涼爽。如果我不跑,會覺得不舒服,覺得自己懶惰。和以前比現在已經跑少了,之前有段時間我每星期跑80到100公里。但現在已經做不到了。因為沒有比賽壓力督促自己,精神上就會滑坡。

跑步是堅持也是突破
Judy 24歲接手家族酒莊生意,一路摸索前行,正是有堅持毅力支持,就像堅持跑步。「就是有一股衝勁推我向前;加上我性格樂觀,總覺得自己有很多時間,問題可以逐個解決。」所以她報名參加Sahara Race,給壓力自己,「訓練時我會背著米負重跑,背著8公斤重的米跑。」每每突破自我極限,不斷進步。

J:今次參加的Sahara Race與一般馬拉松很不同,是嗎?
C:這次是一個叫The 4 Deserts Race Series其中一站,這站是在非洲納米比亞共和國。7天跑250公里。所有用的吃的,還有住的都要自己帶。沙漠很熱,48度多。早上8點起程,到第二天6點才到,整整22個小時。20多個人中暑,又曬,風都是又乾又熱,就像不停的推著你。

J:很難想像這樣的畫面,太艱苦,是甚麼激發你報名參加?
C:比賽前兩個月才決定參加,我之前有聽說過這個比賽。有些事情是你想做就不能猶豫的。很多人因為猶豫,而不能做下去。所以想起了就參加啦,報了名就會去做。

J:可否分享多些賽前如何準備?
C:沒有特別的準備,因為跑步早已是習慣。但是去到才發現,我根本不知道自己缺了甚麼。計劃第一天跑20幾30公里,部分就用走路,剛剛開始的時候沒有問題,但晚上睡覺的時候腳痛得厲害,轉身也痛。我在想到底是路面的問題,還是我的跑姿有問題。剛開始我還算跑得快,後來,竟不斷被別人超過,就連比我胖的女生、比我年紀大的伯伯,連腳傷的都比我快,而且最後看不見他們。我一直都不明白,為甚麼這樣?在第4天比賽才悟出這個道理,就是我走路太慢,亦因為生活環境太艱難。每天11點到5點都是大風沙。你可以選擇坐在那裡吃沙,或者坐在悶熱的營地裡面。每天吃甚麼都是沙,咖啡也是沙,湯也是沙。然後和7、8個人住在一起,很吵。平日我是戴一日即棄的隱形眼鏡,為方便比賽我改用月棄的。但我竟然忘了要每天除下來清潔,連續戴了多天,在第五六天的時候,它就掉下來了。

享受每個角色 張路路

享受每個角色 張路路

享受每個角色 張路路

Susanna Soo 設計師的真實生活

瘋狂的事
J:如此艱難的路程,備戰的過程中,有沒有生出過後悔的念頭?聽說只有30個人完成,你有沒有想過不如放棄?
C:剛開始的時候我覺得我是做得到的。我的出發點只是想完成,並不是要拿名次。其實最擔心是休息時間。因為我很喜歡睡覺,一睡就怕睡過頭。所以叫同伴一起走,但因為他走得快,我問他,介不介意我走很慢?他說沒問題。誰知道走著走著還是變慢了,原來他每個休息站都要睡半個小時,而我要是睡就沒有那麼快醒來,不可能每一站都等他半個小時。所以想過是否離開他自己跑,但是最終我還是選擇和他一起走,其實這亦是一個經歷。
我帶了紙和筆,想著會寫一些甚麼東西,但是每天都很疲憊,甚麼都想不了,腦子裡想的只是為甚麼還未到啊?還要走多久?所以能堅持到最後,對自己來說是很大的突破。

J:整個過程最難忘是甚麼?
C:第一次跑沙漠的路,我跑不了,因為一直習慣了石屎路。那就只能低頭走,走到晚上7點才到一半。每個晚上都是全黑沒有星星沒有月亮,只有一盞頭燈,只能照1米範圍的路。全程在黑夜中,一個人走。然後每10公里有一個白色頂的帳篷的加水站,主辦單位也會派人巡邏,看看參賽者。那時候其中有一個巡邏人開車經過的時候和我說,沒事的,繼續走吧,6公里以外的獅子很遠不用擔心,你要擔心的是蠍子和蛇——真是好驚悚的經歷。我們有105個人參加,最後只有30多個人能完成。

享受每個角色 張路路

享受每個角色 張路路

享受每個角色 張路路

Susanna Soo 設計師的真實生活

J:經過比賽之後,有沒有覺得自己改變了?提升了?
C:真的沒有別人想像中那麼大的改變。但有意思的是,回來以後大家都成為了facebook朋友。其中有一個美軍問我,明年還去不去?突然間覺得真的很想去,想再見到他們,因為大家一起經歷過7天的生死。一次絕對難忘的經歷,一件很瘋狂的事情。

新目標
Judy終於也報了名參加另一場沙漠賽事Gobi Race,她說也不過是志在參與,繼續挑戰自己,讓自己堅持,當然,這次會花多些時間訓練,學習適應在沙漠地面上跑步。

J:如何分配你的時間表?練習、酒莊事業和家庭。
C:有先後次序吧,有些時候我會分配多些時間給女兒。有時候我會在工作上多點時間。為了參加這個比賽,我和我的團隊說,讓他們頂上,因為我要去練跑。比賽時有10天時間是連電話都沒有的失聯狀態,要知道我們習慣了睜開眼睛,甚至晚上上廁所也會拿著電話。所以那樣的環境也是體驗,其實是求生,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為了生存。我夠不夠水夠不夠鹽夠不夠糖,為甚麼這塊肌肉會痛?應該走這裡還是那裡?

J:家人怎麼看你「沉迷」在這些極限比賽中?
C:我女兒是覺得我有點傻。但他們早上起來不見我就知道我去練跑了。如果沒有急事,他們不會找我,有急事才會打電話給我。
我父母就是很擔心。他們會很關注我的比賽,每天去看賽場的公佈。所以我到現在還沒有告訴他們,我又報名了。參加Sahara Race,我是出門前1個月才告訴他們。

享受每個角色 張路路

享受每個角色 張路路

享受每個角色 張路路

Susanna Soo 設計師的真實生活

J:經營酒莊、投入極限比賽中,我覺得很有型、不是典型女性做的事,有沒有別人這樣形容過你?現在的你對於事業的看法,跟昔日有沒有改變?身邊的人有沒有覺得你有點怪?
C:我覺得這邊的人不是覺得我怪而是不理解。我覺得我是一個很有堅持的人。

J:跑步令你學會堅持?
C:不知道現在是經歷的事情多了,還是年紀大了。但是我知道我之前有點抑鬱,有一段時間蠻嚴重的。因為有時候集中不了精神,但現在沒有了,跑步令我能夠更放鬆,或者說調整自己。

J:除了確定明年參加比賽,還有沒有其他目標?
C:有一個已籌備了多年的計劃,就是釀造威士忌,希望能很快成事。已經找了一兩百塊土地啦,我都快要瘋了!終於有一個地方,環境合適,雖然未算是完美。釀造威士忌需要用很多水,它沒有很充足的水源,但我想蓄水可以解決問題。也覺得會很好玩,我很期待,已醞釀了很久。

J:事業上有甚麼分享?不覺已經走到20周年了。
C:是的,20年了。最近有幾件事情發生令我明白,我對公司的期望和管理是甚麼。我們公司有200人,大部分在內地一部分人在香港。我的願景是令我公司的員工能往上走,在我公司做了幾年以後可以自己去創業;或者給別的公司看中,有興趣投入資源,繼續栽培善用他們。

Text: Yolanda Qin
Photo: Raymond Chan
Location: Circa 1913

享受每個角色 張路路

享受每個角色 張路路

享受每個角色 張路路

Susanna Soo 設計師的真實生活

Read More